第八百一十三章轻松和紧张

文 / 府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乘龙佳婿

    次日再临慈庆宫讲课,张寿几乎是一进来就遭遇了三皇子的诚恳致歉。对此,他不得不无奈地笑道:“那天我只不过是被皇上硬拉过来,这才恰逢其会,太子殿下要道歉的话,还不如下次指使陆高远,让他好好计算一下时间,至少让皇上回宫之后再撞破。”

    “这样的话,至少我不会这么尴尬地被皇上拖到现场。”

    调侃了两句之后,张寿又瞅了一眼其他几个侍读,这才含笑说道:“太子殿下若是真的要道歉,该对几个侍读好好说一声,毕竟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却还承受了皇上的雷霆之怒。”

    此话一出,几个刚刚还如同鹌鹑似的低头不语的侍读,立刻就慌了神。这个说太子殿下早就已经赔礼道歉,话一出口才觉得不对,又赶紧改口说太子殿下已然安抚过他们;那个说他们本来就有失职之处,忘记了规劝太子殿下劳逸结合……

    在这一片慌乱的气氛中,陆三郎直到最后才幽怨地开口说道:“老师,太子殿下真的已经一个个赔礼过了,把大家吓得什么似的,你这一提醒,回头太子殿下当真再赔礼一次,大家又平白受一番惊吓。好在这一次有你顶缸,否则只怕外头肯定都在嚷嚷请斩陆三郎!”

    “错了,是请斩陆筑,他们可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你那个学名!”

    张寿小小嘲讽了陆三郎一句,见人登时更加哭丧着一张脸,而三皇子则是欲言又止,他就笑着说道:“好了,有句俗话叫做,不遭弹劾是庸才,所以你们以后也要学我,多被那些老大人们弹劾几回,那就皮糙肉厚不在乎了。好了,不说废话,上课!”

    不遭人嫉是庸才,到张寿这边就变成了不遭弹劾是庸才,三皇子满腹愧疚顿时变成了笑意,尤其是看到张寿真的挥洒自如开始上课,他也就收起了那满腹心思,认认真真地听课,提问,记录……不知不觉一堂课上完,这几天没睡好的他很想打呵欠,但却硬生生忍住了。

    可他没想到的是,张寿竟是不但看在眼里,反而还忽然出声说道:“上课的时候专心,现在是下课的时候,无论伸懒腰也好,打呵欠也好,站起身活动一下也好,全都不妨事。我不是那些规矩森严的老大人,没那么多讲究。”

    “就比如觉得我讲太深,讲太难,也可以提出来……陆高远!”

    张寿这突如其来的一声,顿时吓得陆三郎一个激灵蹦了起来。可等站起身之后,他却不由得茫然四顾,刚刚他走神了,张寿到底是说什么来着?别的老师他可以蒙混瞎猜,但张寿这边他可不敢!

    “你带个头,伸个懒腰打个呵欠,放松一下。”见小胖子因为这个特殊的要求而满脸发懵,但随即竟是毫不迟疑地照做了,张寿看了一眼犹犹豫豫的其他人,突然招手叫了三皇子到里间。等到彻底避开那几个侍读的视线之后,他就侧头看了一眼这位小小的太子。

    “以后有话就直说,别那么大负担。阿六告诉我,他对你说,他觉得你逃课去通州看四皇子挺好的,结果我训了他一顿。”

    张寿伸手示意想开口的三皇子不要打断自己,笑了笑说:“我训他是说,你常常出去散心是不错,但老是逃宫去散心,别人却非得被吓死不可。但是,你如今出阁读书,每旬休沐,这是应该的,甚至我觉得每旬休沐一日都太少了,但想必那些老大人们不这样认为。”

    “你还小,课上得太多太杂,反而负担太重。我的课,你有什么听不懂的就对我说;而别人的课,你有听不懂的也可以对我说。我当然不可能精通他们擅长的专业,但我至少可以想想办法和有些人私底下去说。”

    “老师……”

    见三皇子那一脸讪讪然的表情,张寿就笑着轻轻摸了摸他的头,暗想也只有这种场合才能做出这种动作而不怕被人攻谮:“你在这里好好活动活动,伸个懒腰打打呵欠,踢踢腿转转腰,都可以,回头再出来。”

    当张寿从里间来到外间时,就只见这边竟是变成了大型拉伸舒展运动现场。有揉肩膀的,有甩胳膊的,还有在那转脖子的……结果一发现他出来,人就一个个僵硬得和机器人似的。见众人这般光景,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笑眯眯地自顾自活动了一下手脚和脖子。

    而他这么一动,因为之前神经紧绷而以至于腰酸背痛的众人登时如释重负。虽说不是第一天在慈庆宫侍读,但这三十天就要回原本的地方经历一次月考,不然就得让位给别人,再加上在此时时刻刻都要注意仪表言行举止,时间长了,自然人人都觉得身心俱疲。

    而陆三郎见三皇子没有跟出来,当即笑眯眯地溜上前小声说道:“高,这一招真高……”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张寿知道陆三郎这小子聪明绝顶固然没差,但那也是要多贱有多贱的脾气,此时当即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里有话。

    不多时,三皇子就从里间出来了,虽说谁也不确定他是否活动过身子,但看到这位太子殿下精神奕奕,侍读们至少都知道,张寿与其那单独谈话没有任何不好的效果。

    于是,接下来的第二堂课,那自然是顺风顺水,当最后张寿宣布下课的时候,那几个往日听算学课就犹如听天书的侍读们,却也都显得情绪相当稳定。毕竟,就和经史科目,陆三郎平日都糊弄过去一样,其他人上算学课也没有强制要求,否则想去死一死的人多了……

    趁着下一位先生还没来,三皇子照例亲自送张寿,其余侍读们当然也都呼啦啦地跟着,可当众人到了慈庆宫门前,就看到了一个倩影亭亭玉立,可不正是朱莹?眼见人落落大方上了前来,大多数侍读忙不迭地避开视线,而三皇子则是赶忙叫了一声莹莹姐姐。

    “我请示过太后和皇上,接阿寿去探望一下贵妃娘娘。”

    虽然私底下依旧喜欢称呼裕妃那旧日封号,但此时在人前,朱莹当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她这一句话说完,见三皇子恍然大悟,其他侍读则是面面相觑,她却也不解释,等张寿下了台阶和自己并排而立,她就对年少的太子殿下微微一屈膝算是道别,继而拉上张寿就走。

    而眼见两人十指交握,那竟是在人前也不避亲昵,三皇子和陆小胖子这种和人家夫妻俩都熟的人只当寻常,几个出身九章堂的侍读若无其事,但其他人哪见过这个,那简直是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好在没人傻到在太子面前露出不以为然来,毕竟,刚刚太子那一声扎扎实实的莹莹姐姐,谁都听得清清楚楚。然而,有家室的羡慕人家夫妻恩爱,宛若一体,单身的却羡慕人家夫荣妻贵,共进共退,甚至在心里哀叹天上为什么不能掉下一个朱莹这样的绝世大美人给自己。

    别人的嫉妒也好,羡慕也好,朱莹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她从小到大就是无数人目光的焦点,要是不能无视这些视线,她早就受不了了。等到出了徽音门,她就冲着在这里等候的玉泉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就对张寿说:“玉泉姑姑亲自送我们过去。”

    相比真正名分上的岳母赵国夫人九娘,张寿总共只见过裕妃没几回,但这还得归功于本朝规矩稍微宽松一些,皇帝又为裕妃大行方便,否则别说他了,就是裕妃的嫡亲兄弟也未必能够见到这位深宫嫔妃。

    因此,今天送他们过去的不是皇帝身边的陈永寿,而是玉泉,他倒没觉得太意外。然而,他对玉泉含笑施礼时,却只见对方竟是侧过身子,反过来恭恭敬敬对他深深行了礼。

    这下子,他顿时有些措手不及。上两次他见到这位清宁宫太后身边的得力尚宫时,人没对他这么客气啊,难不成是因为他成了朱莹的夫婿,于是人就额外多敬他这乘龙佳婿两分?而他正满腹狐疑的时候,玉泉却开口为他解了惑。

    “前些日子太子殿下一直都住在清宁宫,不但解了太后娘娘膝下寂寞,而且还让太后娘娘少有地体会到了弄孙之乐,这都多亏了张学士教导。”

    张寿顿时哭笑不得。原来是因为三皇子的缘故,一贯对他都比较冷淡的清宁宫,这才会态度大变?他倒很想说不必如此,可见朱莹笑吟吟地放开他的手,却是上前去挽着玉泉撒娇,他就干脆不说话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就算说三皇子从来就是个好孩子,从前只是你们太过于关注大皇子和二皇子那一对混账王八蛋兄弟俩,别人也觉得他是矫情。

    一路来到永和宫,张寿任由朱莹和玉泉走在前头,自己则是落在后头。对于东西六宫的分布,曾经参观过故宫不止一次的他当然记得,所以眼见两侧宫院紧闭,他忍不住在心里自嘲似的呵呵一笑。

    就这偌大的宫里却只有皇帝一个成年男子的状况,也难怪别人要防贼似的。不但是防他这个贼,也是防宫中那些可能春心萌动的“女贼”。也幸好如今的宫女可以选择到了年纪出宫,否则一路幽闭至死,真是比在大户人家当丫头使女都要惨。

    然而,当他路过一处宫门的时候,却只见那紧闭的大门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宫装女子低头快步出来,可走了没两步才突然意识到什么,慌忙抬头,正好和他来了个面对面。就只见人肌肤微丰,双颊红润,虽说衣着素雅,发饰简单,但瞧着绝对不像是普通宫人。

    因为人背后还跟着两个明显带着稚气的小宫人!

    面对这种意外的状况,张寿固然连忙停下了脚步,就连玉泉和朱莹,以及再前头带路的两个年长宫女也都听到动静转身过来。

    几乎是一瞬间,张寿就只见那宫装女子带着宫人慌慌张张地退了回去,紧跟着,那宫门就在他的面前砰的一声关得死紧,紧跟着里头还传来了她的惊呼:“宫里怎么会有其他男人?”

    快步回来的玉泉抬头看了一眼那长寿宫三字牌匾,一时不禁哑然失笑,但随即她就不由得紧紧皱起了眉头,当即走到门前扬声问道:“贤妃娘娘,太后命我带张学士去见贵妃娘娘。虽说没有特意吩咐东六宫所有宫院关门,但到底知会了众人一声。您是不是没听到消息?”

    之前太后曾经把裕妃与和妃都带出宫,莅临兴隆茶社品鉴过一回美食,但当时的蒋妃却死活不肯去,足可见那凡事缩在后头的小心谨慎。可现在人却在张寿进宫的时候突然慌慌张张出来,这就实在是很不像人的性格了。要知道,蒋妃和跳脱冲动的四皇子完全是两个极端!

    而听到玉泉这声音,门内刚刚惊呼的女子再次惊咦了一声:“咦,原来是张学士?”

    随着这一问,大门须臾就再次打开了。匆匆出来的蒋妃面色尴尬,忙不迭地行礼赔礼:“我实在是一时昏了头,竟忘了之前太后说过张学士要去看贵妃娘娘的事,实在对不住……不对不对,我是忘了这一茬没错,但玉泉尚宫,那是因为永和宫那边出事了,所以我……”

    玉泉刚刚还觉得已经晋封贤妃的蒋妃这言行举止实在是有些太过冒失,可此话一出,她登时面色大变,一时再也顾不得蒋妃,转身就飞奔了出去。朱莹也先是一愣,随即也顾不得张寿,慌忙紧随其后。难不成是裕妃要生了?又或者突然遭遇了什么事?

    面对这样的状况,即便张寿自己也心里咯噔一下,可他一不是神医,二不是神仙,知道就算赶紧跟过去也没用,他索性就侧身避开,随即伸手虚扶了面色慌乱的蒋妃一把:“娘娘,玉泉尚宫和莹莹已经赶过去了,您先别急,我们这就一块过去。”

    尽管蒋妃此时面色惶急,但听到张寿这沉着冷静的语调,再看到人含笑点头对自己示意,想想玉泉和朱莹已经飞奔了过去,纵使真有什么状况,也能立时三刻调配人手,她就轻轻舒了一口气:“好,我们一块过去……唉,我真是急死了,好端端的贵妃娘娘竟是提早发动了。”

    原来是早产么……这念头在张寿心中打了个转,随即就想起了裕妃那多灾多难的上一次分娩。尽管除却他的生母张寡妇,裕妃和九娘全都过了那道鬼门关,但如今裕妃再次临盆,却已经三十七八了,结果如何还真是令人揪心。

    就在他心中思量时,一旁又传来了蒋妃的声音:“我就说贵妃娘娘太犟了,都要生了还天天擦拭她那些刀剑!刀剑这种东西,对孕妇来说,那不是不吉利吗?” ( 乘龙佳婿 http://www.qqxs2.com/9/9792/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