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家有贤妻夫省事

文 / 府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乘龙佳婿

    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这是朱莹在完成了楚国公府堵门任务之后,出了张家大门上马后,对今天跟她出来的阿六说的原话。然而,她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却又没好气地补充了两句。

    “当然,阿寿这个鸡蛋其实已经够天衣无缝了,这次是我给他惹的麻烦,所以,当然就由我来收场。某些家伙自家就是一堆臭鸡蛋,却还在那儿指手画脚说阿寿的不是……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吗?要是按照我旧日脾气,把他们家里那些家丑全都翻出来!”

    如果张寿在这里,此时一定会赶紧劝阻大小姐不要放这样玉石俱焚的大狠招,然而此时此刻陪在朱莹身边的不是张寿,而是阿六。少年的原则向来是,自家少爷绝对是对的,大小姐也绝对是对的,但凡说他们错的,那就是敌人,直接冲撞碾压过去就完了。

    所以,朱莹放了狠话,他非但没有反对,反而还非常认真地问道:“那要不要我去?”

    见朱莹似乎有些惊愕,少年就用极其轻描淡写的口气说:“我到了京城后打了很多架,认识了很多人,也知道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其中大部分没用,但也有小部分有用。”

    朱莹当然不会理解错阿六的意思,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大多数时候并不起眼的少年,哪怕在京城这种权贵遍地的地方,却也能凭借那蛮不讲理找出一条属于他自己的路。

    如果没有张寿,也没有她的话,那么,人会不会同样靠那一双拳头,单枪匹马去挑遍京城那些三教九流?可是,没有坚实的靠山,就是天下第一高手也不顶用,世界上最龌龊的是人心,是手段……幸好阿六跟的是张寿,幸亏如今她也是少年的后盾!

    被自己这想法逗笑了起来,朱莹就摇了摇头道:“虽说我很想答应你,然后看一场油锅泼水四处炸的好戏,但这不是小孩子吵架掀桌子,还不到这个地步。不过阿六,你也别懊恼,跟着我,我们去见楚国公奏疏上扫进去的其他侍读,我要他们摆出一个态度!”

    楚国公张瑞上书把所有东宫讲读官全都扫了进去,这自然让这些讲读官们都觉得很没面子,心里埋怨甚至背后大骂张寿的人不在少数。然而,朱莹客客气气登门,岳山长徐山长肖山长三位,那却是二话不说就满口答应站在三皇子这个太子这一边。

    没错,是维护太子,而不是维护张寿。别看朱莹看似大大咧咧,这时候却粗中有细。

    而和这三位山长谈妥之后,剩下的出身翰林院的那几位,朱莹却没有去拜访——这些科班出身的人反正和张寿不是一路——而是去拜访公学讲学的时候把三皇子直接给讲晕了的陈献章,当然,也碰到了初来乍到就已经小有名气的梁小举人。

    虽说男女有别,但本朝不像从前那样规矩森严,因此朱莹见这师生二人时,恰也是落落大方。而对于声名在外的她,陈献章倒也就罢了,梁小举人梁储那却是久仰大名,因此从一开始相见,他就好奇地频频偷瞥,结果挨了阿六好几记眼刀。

    外间因为太子逃课事件正沸沸扬扬,甚至连皇帝之前对一大堆名士提出的那几个问题,热议程度都姑且低了许多,而陈献章那天在公学讲学的时候既然选择了曲高和寡的方式,自然不觉得自己还有去东宫讲读的可能,所以朱莹在简短寒暄后说出的开场白,就让他惊了。

    “白沙先生,皇上拟请你讲学东宫,日子要赶在年前,约摸就是腊月二十之前,你自己提早做个准备。”

    “真的?”梁储简直高兴得快要蹦了起来,随即就喜形于色地看向自家老师,可这时候却发现,老师非但面无喜色,反而还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转念一想,就自作聪明地觉着自己理解了老师的顾虑。

    “这事儿还没公布呢,朱大小姐……不是,张学士夫人,您现在就拿出来对老师说,这不太好吧?”

    朱莹见梁小举人一脸兴奋却又拼命压抑的样子,她就笑吟吟地说:“这事儿说不定今天又或者明天就会在朝上公布了,皇上告诉我,就是想让我提早给相关人士捎个信,有什么不好的?当然,如果白沙先生觉得如今太子逃课传闻在外,这个讲读官很难当,也可以请辞。”

    要是张寿,那当然不会用这样直来直去的口气,但朱莹却没有在意自己此时这番话是否太过咄咄逼人。

    陈献章并没有在乎朱莹那揶揄的口吻,而是苦笑一声摇摇头道:“太子殿下毕竟还年少,自从读书以来,常有勤奋好学的名声在外,诸多讲读素来赞不绝口,只因为偶尔一次外出就大加抨击,甚至指斥讲读官都不称职,这本来就是矫枉过正。”

    “便是我在教授学生的时候,也不曾要求每一个人无时不刻地学习。学海无涯苦作舟,这固然不假,但学海无涯,人生却有涯,苦中作乐固然是一种态度,劳逸结合也是另一种态度。所以,我绝不是因为顾虑这个而不愿意答应,而是……”

    “而是我所擅长的,恰恰是三皇子如今这年纪很难理解且接受的,至少也要如叔厚当初入我门下时那般,有个十二三岁。要知道,他少年神童,那时候已经能将四书倒背如流,五经也能专治一经,虽还不能称得上融会贯通,很多东西哪怕一时听不懂,却能够去思考。”

    一口气说到这里,陈献章顿了一顿,这才叹了口气道:“幸亏夫人提早来告诉我一声,若是皇上下旨,我那时候却推搪不去,不说什么被人疑作是因为眼下东宫讲读官被人诟病而心存顾虑,最重要的是,无论我因为自身缘故怎么上书请辞,都会被人当作自高身价。”

    “我也很希望自己的学术被太子接受,日后推广开来,但揠苗助长,急功近利,实在不是我之所愿。如若三两年之后,皇上仍然愿意召我讲读东宫,我必定欣然前往!”

    梁储在一旁几乎听得傻了眼。这种天大的好事,别人简直想都想不着,老师竟然拒绝了……拒绝了?他眼巴巴地看着朱莹,生怕这位传闻中人长得特别漂亮,脾气却也特别大的大小姐一怒翻脸。

    可他没想到的是,下一刻,朱莹竟然扑哧笑了出声。

    “太子对我说过,白沙先生讲课晦涩难懂,但看得出来全情投入,是个好先生。而阿寿对我说,白沙先生讲学,没有为了太子亲临观瞻,就选取那些浅显易懂,生动有趣的东西,而是依旧照着自己步调讲,足可见为人品性。我还觉得他言过其实,没想到是真的。”

    笑过之后,朱莹就笑眯眯地点点头道:“你的态度,我会转告皇上,但是,我不保证结果。不过,白沙先生既然如此为太子着想,那还请不要只在家里说,而是应该大大方方说出去。毕竟,相比被那些义正词严指斥太子和讲读说趋炎附势,难道不是公道正义更重要?”

    朱莹来得快,告辞得更快,陈献章虽说打算送一送,但最终还是应朱莹的要求止步,只是梁储却非常热情地把人送了出去。

    京城居大不易,师生两人在京城赁居的这处小院,总共不过一进,也就是正房三间,东西厢房各两间,然后就是一座门头。陈献章带着一个老仆,一个书童,而梁储也只带了一个书童,住这屋子自然还算宽敞,可热情送客的梁储没走几步,就已经到了门口,他便讪讪了。

    而朱莹却仿佛没看到一般,径直走向自己的马车,可快要上车时,人却突然回转了来。她上下打量着面前那个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举人功名,甚至被人称之为神童,比张寿还要小两岁的少年,随即就笑了起来。

    “你老师拒绝东宫讲读,你替他觉得遗憾?”

    “是……不不,我没有!”梁储先是本能地答了一句,随即方才慌慌张张立刻改口,可当注意到朱莹那戏谑的表情,他才怏怏说道,“老师恬淡名利,一心教学,在广东名气很大,很多人很敬仰他,但也有一些进士出身的官员瞧不起他……我就是希望老师能受人敬重!”

    而且如果当了东宫讲读,老师讲的东西能够为太子接受,甚至推广,那就不但是受太子敬重,而是白沙一门真正的走出广东!

    他正这么想,朱莹却低低笑道:“你的老师回头如果当了东宫讲读,那你走出去就是太子的师兄了,那不是也挺得意的?”

    “我没有这么想!”梁小举人登时又惊又怒,他面色涨得通红,正想继续争辩时,却只见朱莹对自己轻轻摆了摆手。

    “想不想无所谓,只要你的老师去东宫讲读,你就是太子殿下如假包换的师兄。但是,我也需得告诉你,这样的讲读和之前已经那些东宫讲读的人是不一样的,准确地说,你的老师是试讲。而这样的试讲也有风险,那就是万一回头皇上认为不合适,停止讲读,那么……”

    “别人未必会说是太子殿下听不懂,又或者白沙先生讲课的内容曲高和寡,而会说,白沙先生徒有虚名,学问不足,又或者别的不好听的话。”

    “就比如这次太子殿下的这桩事情,本来其实无足轻重,但被人口耳相传这么互相说一遍,最后就变成了如此轰动的大事。所以,你要明白一点,那就是人言可畏。”

    见朱莹说完这话就转身头也不回地上了马车,梁储顿时怅然若失。可当他回过神来,却只见阿六正站在他面前若有所思地看他。他被对方那冷然的视线吓了一跳,慌忙后退了一步。

    “你要是觉得你老师说公道话会被人说,也可以让其他人去上书。”

    撂下这句尤其露骨的话,阿六也同样转身就走。这一刻,梁储方才晃晃脑袋丢开了刚刚那点患得患失,心想不管老师是否拒绝,那位小太子看上去人都是很不错的,至少在听完那一次讲学后,他只听到过外头人说,太子称赞白沙先生博学多思,没听到人抱怨听不懂。

    就冲这个,那都是一个很体谅人的太子……至于逃课,这算事吗?他小时候启蒙的时候,也捉弄过西席先生,就是后来也不是没有因故逃过课,结果被打得屁股开花!

    老师已经因为葛老太师的邀约以及公学讲学的那一幕,还有皇帝的特别垂询而成了众矢之的,再上书为太子说话,那绝对会被人背后指指点点,但他可以想办法去说动别人上书。想来那些一个个想当东宫讲读想疯了的家伙,很乐意站出来维护太子!

    当朱莹见了该见的那几位,最终出城来到外城公学时,正好是卡着放学的点。对于那些上完一天课,又要再等六天才能再来上学的孩子们来说,站在马车前,毫不在意自己容貌被人偷窥的那位年轻师母,哪怕不是第一次见,他们依旧觉得好看到让人难以用言辞去形容。

    即便知道不该多看,可还是有人贪看到以至于撞到了别人,又或者脚下失足,而狠狠看几眼后狼狈不堪快步逃走的人,却也不在少数。

    而这样的骚动整整持续了好一会儿,直到放了学生下课的张寿也闻讯出来了,这才总算是告一段落。对于朱莹这样大张旗鼓地来接自己,张学士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

    这大冷天的在马车上舒舒服服等,总比在风地里站上一刻钟要好吧?朱莹又不是那等喜欢胡闹的性子,让一堆少见这等美色的学生摔得摔,跑得跑,这是想干什么?

    因此,匆匆拉了朱莹上车,他就无可奈何地说:“莹莹,你是不是又干了什么欺男霸女的事,所以才特意这么大藏旗鼓过来接我?我难道还会嫌你不贤惠?”

    “什么欺男霸女……我又不是二哥!”朱莹嗔怒地哼了一声,这才把兴师问罪,四处拉援的事情说了。见张寿面色古怪地默然看着她,她就侧过头去小声嘀咕道,“都是我禁不住太子软磨硬泡,所以和太后一块帮了他一把,祸是我闯的,我总得摆一个态度吧?”

    “我又没说你不该去奔走。”张寿呵呵一笑,这才若无其事地说,“家有贤妻夫省事,你既然把事情都做了,那我就更加高枕无忧了。”虽然他本来准备什么都不做……

    面对这么一个回答,朱莹这才转恼为喜。她轻轻握住了张寿的手,随即笑意盈盈地说:“明天你去慈庆宫讲课,回头我去接你,我们去看看裕妃娘娘,她大概这几天就要生了!” ( 乘龙佳婿 http://www.qqxs2.com/9/9792/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