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百六十三章 血色气运之刀!

文 / 隐语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没有去管坠落的吕布和周侗两人。

    唐洛转身落下,看向敖玉烈。

    敖玉烈露齿一笑:“师父,这个配音怎么样?”

    刚才不是唐洛在说话,而是敖玉烈在配音,声音从天而降,带着重重叠叠的回音,魔音灌耳,令人心悸。

    非常符合唐洛如今天妖的身影。

    身为“天之妖孽”,不来点特殊之处怎么行?

    “……还行。”唐洛应付了一句,感觉略显浮夸,不过效果应该还不错吧。

    按照敖玉烈的说法,这里面包含三重博弈。

    第一重,是从天人变成天妖的贾蓉,实力还在,天妖魔音,强势无双。

    第二重,是别人从这强势中看出来了一丝色厉内荏,如果天妖真的强无敌,为什么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只出一箭,弄得声势浩大,却没能杀掉周侗、吕布?

    是的,周侗、吕布只是重伤没死。

    所以,天妖有恙!

    第三重,就是敖玉烈故意让众人看到的“天妖有恙”。

    敖玉烈的三重博弈!

    至于有没有效果?马上就可以看出来了。

    “杀!”

    一阵咆哮声响起,重伤周侗和吕布,并没有起到震慑群雄的效果。

    伴随着杀气冲天声响,三方的先头部队开始冲锋,足有三万人马分别从三个方面开始攻城。

    要说攻城其实也说不上,因为天下第一城没有城门,三方人马长驱直入,冲入城池宽阔的主干道上。

    连一点抵挡都没有遇到,朝着城主府冲去。

    马蹄声如奔雷,道路两旁的房顶上,只是零星有人射箭,根本无法阻拦三方冲锋骑兵的脚步。

    不多时,骑兵已经冲到倒转山岳之下,眼看就要顺着道路向上。

    却骤然马失前蹄。

    仿若是某人下了什么铁血指令,又像是所有的马儿都被无形的刀刃在同一时间切断马蹄。

    嘶鸣声响起,马儿像秋收的稻子一般倒下。

    一部分骑兵舍弃脚下的马儿一跃而起。

    还有一部分的武功要差了一些,没能及时弃马,摔在马群中,混成一团。

    “怎么回事?”

    城内的异动,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尽管很清楚事情进展不会顺利。

    可这毫无征兆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匹匹马儿摔在地上,相互挤压着,其中还夹杂着大量身着铠甲的武者,彼此的重量叠加在一起,手脚无力,根本无法起身。

    那些及时骑马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很多人在半空中坠下。

    原本一身武艺百不存一,虚弱得像是大病初愈,连站立都困难。

    更别说挥动手中的武器。

    天空中,一道黑色的雷霆落下,轰在地上,黑色的涟漪扩散出去。

    整座天下第一城的地面,顿时显现出一片黑色。

    黑色的雷霆涌动着,形成黑雷的海洋。

    癸水阴雷天河大阵!

    城主府,倒转山岳边缘,猪八戒低头看去,双手捏起法决,催动大阵。

    黑色的阴雷翻涌着,如海浪一般,将所有人的尽数吞没。

    雷霆在天下第一城中涌动,把城池变成了一座恐怖的雷狱。

    “怎么样?”唐洛转头看向旁边的八卦炉。

    杨戬天眼一开即合:“还在,气运收割者就像是虫群中的母虫意志,祂的意识融合在每个人身上,影响却不掌控,也不可能分离祛除。”

    “既然事不可为。”唐洛看向周围的几十万人马,“那就全部埋葬了吧。”

    杨戬提醒道:“小心点,祂应该在谋划着什么。不是单纯掀起天下大势来击垮我们这么简单。”

    “嗯。”唐洛点点头,对猪八戒说道,“大阵张开。”

    猪八戒双手法决变幻。

    黑色的雷霆海洋化作滔滔长河,首尾相连,形成一个圈,把天下第一城外几十万人马都包围起来。

    黑色的阴雷顺着地面蔓延,短短三五个呼吸间,就覆盖了那些人所在的地方。

    惹得一阵混乱。

    好在各方人马都有强大高手坐镇,很快就平息了混乱。

    不少武道高手越众而出,主动冲向天下第一城。

    情况,似乎跟他们一开始预料的不太一样。

    贾家的手段,的确非凡。

    若不是掀起天下大势,这一趟,恐怕胜负未知。

    在大量一品、宗师级武道高手冲向天下第一城的时候,唐洛再次出现在天下第一城上空。

    和上次不同,他手中的大弓变成了一把黑色的戟。

    造型比吕布的那柄破碎的新方天画戟还要狰狞,血色的枪头、弧形刃口,似乎饮过无数的鲜血,才会呈现出这样的暗沉又浓烈的红。

    “人间,又污秽了。”

    敖玉烈继续配音,做事要有始有终。

    虽然师父表面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内心还是很喜欢装一下的。

    身为其最心爱的弟子,这个时候绝对要投其所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唐洛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手臂反转着,稍微举起手中的玄变之戟。

    戟头朝下,倾斜着,唐洛的视线中,玄变之戟已经“覆盖”了脚下几十万人马。

    向下刺出,落下!

    千手不能防!

    无数的戟影从天而降,每个人眼前,身前都出现了一柄杀气腾腾的狰狞大戟,袭向他们。

    要夺去他们的性命!

    宗师之下,皆是蝼蚁,在千手不能防面前,连反应的时间和机会都没有,血花绽放。

    大殷宗师,一身护体真气如纸糊一般脆弱,宗师的武道修为在玄变之戟面前的抵抗好似螳臂当车,蚍蜉撼树,没有发出一丝一毫作用就步了那些士卒的后尘。

    大乾皇族供奉,宗师,大宗师们手段迭出。

    刀光剑影,掌风拳劲,带出狂暴无比的力量。

    玄变之戟如坠水中,刺穿游鱼一般,破开他们的攻击、防御,把他们完全钉死。

    顾商,顾潮联手合击毫无效果,彼此的鲜血混在一起。

    隐藏的李林道手中盾牌四分五裂,碎片把身躯打得千疮百孔。

    甄天都和闲云道人谈笑风生的骄傲、自信完全变成了惊恐的神色,像是一张面具凝固在脸上。

    透明的天晶手被玄变之戟打碎,连同自以为坚不可摧的“天晶之体”一起。

    “吼!”

    大鼎的武将们发出虎啸龙吟,手中的武器迎向玄变之戟。

    关羽拖刀而起,青龙偃月刀上龙型气劲环绕,龙吟之声响彻三军,迎向玄变之戟。

    对撞!斩龙首,断青龙,杀关羽,玄变之戟势如破竹,一招杀敌!

    张飞的丈八蛇矛如金蛇狂舞,撕咬着眼前的玄变之戟,却被尽数撕裂,枪头、弧刃穿胸而过。

    鲜血、力量和生命一同逝去。

    黄忠手中羽箭刚刚离弦而出,就被玄变之戟破碎,大弓、手臂、胸膛链接消失。

    马超虎头皂金枪断裂后,西凉掌,出云手齐出,却依然挡不住没有那么凝实的玄变之戟虚影,倒下的时候看到身边黄忠从马上坠落。

    赵云右手龙胆、左手青釭剑,花团锦簇,密不透风,密集无比的攻击不断引导、削弱着玄变之戟虚影上的力量。

    龙胆枪断,青釭剑破碎,双臂深可见骨的伤口蔓延向全身。

    另一边,吴王阵营,甘宁、吕蒙、陆逊等人尽数死在玄变之戟下。

    魏王阵营,夏侯兄弟的联手挡不住玄变之际虚影,五子良将同样只能稍微延缓一下自己的死亡。

    许诸咆哮着,以身相接,气劲激荡,僵持两息后被玄变之戟钉死在地。

    而重伤的吕布和周侗两人,更是早在这些武道高手之前,就已经死亡。

    一击!

    血色滔天起,几十万的大军全军抚摸,只留下寥寥数个活口。

    是的,还是有几个人活了下来。

    大鼎一方是赵云,他身上鲜血淋漓,尽是伤口,但能够在“万军丛中”七进七出的武道技艺让他成功挡住了千手不能防。

    大乾那边,闲云道人在玄变之戟落下的时候,身形便开始模糊起来,几乎化作一道青烟,穿梭大军之中。

    利用无数人挡下玄变之戟,消磨力量后终于将其击碎。

    饶是如此,也付出了重伤的代价。

    大殷那里,意外地也有一个“活口”,不是别人,正是专业投降背刺的高手孟获。

    唐洛成为天下共敌后,孟获第一时间跑路。

    孟获一直没有进入城主府,成为贾家势力,那个时候唐洛只是打算用他来演示一下棋局。

    而梁山残兵的出现让他没有了作用,后续被安置在了天下第一城自生自灭。

    但他是第一个大张旗鼓出来投靠贾家的人,还是挺有象征意义的。

    姜维原本打算抓了他以儆效尤,不过猪八戒表示随缘,也就没有人再去管他了。

    想不到混入到大殷,居然还活了下来。

    唐洛看了孟获一眼,提起玄变之戟又是一刺,他不在乎这个家伙为什么没死,既然没死,那就再来一下。

    就在唐洛出手的瞬间。

    风云巨变,血色的气息从所有的尸体上涌出,蔓延,刹那间汇聚到孟获身上。

    孟获双眼被血色占据,双手一握,一柄血色的大刀出现在他手中,朝着唐洛一刀挥出!

    玄变之戟蔓延出去的力量和血色刀光碰撞,两者悄无声息地相互穿透,彼此之间似乎没有产生半点影响。

    孟获的身躯爆裂化作一团血雾。

    那血色的刀光也落在唐洛身上。

    血光吞噬唐洛所在位置,隐约可见其身影凝立在半空中。

    “怎么回事!?”猪八戒、敖玉烈等人脸色一变。

    这情况可不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连孙悟空都皱起眉头,环顾四周,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吃他一棒的对手。

    “这似乎是……”杨戬沉声道,“将气运化作了真正用于杀伤的力量。”

    气运,功德,都不是那种具有直接杀伤之力的力量。

    气运收割者却用了特殊的手段将其化作恐怖杀招!

    几十万大军,其中包括大量的武道高手,他们的气运在围攻天下第一城之时达到巅峰,然后在巅峰的时候被唐洛埋葬。

    死亡的惊恐、不安、愤怒,怨气和气运结合。

    被气运收割者凝成血色气运之刀,带着众生之怨,砍向唐洛。

    这一刀,无法闪避,无法抵抗,无法防御,只要唐洛尚在此方世界,就必须以身承受,完完全全接纳,抗下这一刀。

    血色气运如刀!

    众生之红,众生之怨,众生之刀!

    血色的光晕中,唐洛置身于真正的尸山血海中,血色金纹的锦斓袈裟上面,不断有鲜血滴落。

    一头白发无风自动。

    周围是无数的怨魂环绕,却根本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咆哮着。

    那是烙印在真灵深处,生生世世,除非彻底磨灭才会一同消亡的恐惧。

    “还以为会是什么,区区残灵罢了。”

    唐洛随手一挥,撕裂漫天的冤魂,周身环绕的血色光晕消失。

    收起玄变,从天空中落回到城主府,唐洛看向八卦炉问道:“老杨,还能开眼看看吗?那个家伙多半没死全。”

    “肯定没死全,不过不需要我睁眼了,你以为开天眼是吃饭喝水呢?很累的。我可是伤员,这种小事交给哮天就行。”杨戬说道。

    哮天犬“呜”了一声,表示可以完全找到气运收割者,躲藏已经没有意义。

    将其削弱到一定程度后,就可以把祂完完全全逼出来。

    “好。”唐洛转身猪八戒他们,走过去正打算说什么,动作突然停住。

    右脚下的地面,莫名其妙凹陷下去,出现了一个小坑。

    正常情况下,一脚踩下去,身子一歪摔倒,脑袋大概刚好会撞到地上一块尖锐的石头。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运气不好还会死掉。

    唐洛停步的同时,微风吹过,一片落叶从小院树上的枝头落下,随风飘荡,速度却骤然变快,如暗器一般袭向唐洛的脖子。

    唐洛连动都没有动一下,那片落叶被锦斓袈裟的护体力量挡下,破碎。

    “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那一刀的后遗症?”

    敖玉烈和猪八戒走过来。

    孙悟空绕着唐洛转了好几圈,眼睛眨啊眨的,金光四射,跟个电焊似的,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哈哈哈哈,唐玄奘,你倒大霉了!”杨戬幸灾乐祸的笑声传出,人设当场崩塌。

    “什么意思?”唐洛问道,杨戬看天眼看了他一下。

    “我看了一眼,你身上厄运环绕,接下来除非完全离开此方世界,否则的话,估计会倒霉一辈子!”刚才还说开天眼瞥一眼都很累的杨戬,为了确定唐洛是真的倒霉,不惜又开眼一次。

    唐洛的确是“厄运光环”笼罩。

    那血色气运之刀,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

    看到唐洛踩了屎一样的表情,杨戬顿时这天眼开得值了。 ( 退后让为师来 http://www.qqxs2.com/3/3900/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