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姨妈

文 / 棺材里的笑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伙计的态度还算不错,不过张文也明白了为什么客人那么少的原因了。卖的东西在这一带实在是很贵,甚至卖得比城市还贵!一锅狗肉也就二斤肉,竟然卖一份一百元!点了几样小菜价钱也是贵得很离谱,而且酒也不便宜,难怪本地的人很少来这里吃了,这一顿下来任谁都会心疼的。

    点上炉火,香喷喷的味道早就让张文垂涎三尺了。几样小菜也做得特别可口,真有这样的手艺即使贵点也值得,不过这店明显开错地方,就凭这味道,要是开到城里去一定会受到有钱人的捧场。

    小文,你倒是会吃呀!

    家建没一会儿就穿着短裤、拖鞋吊儿郎当的走了过来,笑咪咪地说老街狗肉可是十里八乡都有名的,小孩一听都会流口水!

    陈晓萍默默的坐了下来,明显最近和儿子的关系不是很好。不过还是打起笑脸说天那么热,你们哥俩要不要喝点酒啊!

    嗯!

    张文又要了几瓶冰啤酒,开了三瓶后,不管陈晓萍的推托也帮她倒了一杯。

    小文!

    家建猛地灌了一杯,直喊爽,又舔着嘴唇帮自己倒满酒,笑呵呵地问你和秀秀什么时候把事办了啊?我可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差不多了!

    想起温柔腼腆的秀秀,张文脸上立刻露出开心的笑容,笑眯咪地问倒是你,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啊!

    唉……

    家建大大的叹了口气没说什么,皱着眉头又灌了一杯,有点喝闷酒的意思。

    家建!

    陈晓萍在旁边苦口婆心的说要实在累的话,你就回家吧!妈帮你置办东西,咱们把小秋娶过门,省得你还老是惦记!

    遇上这样的家事,张文马上选择沉默,一边和家建喝着酒,一边埋头吃着狗肉,耳朵却是竖直了听着他们的对话。

    和你说多少次了!

    家建有些不耐烦的说我现在在这干得挺好的,工钱也按时给,干嘛要回去种两亩破地,累得要命还赚不了多少钱,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过上好日子呀。

    陈晓萍楚楚可怜的劝着可是看你这么累,妈心疼呀!再说,除了吃喝拉撒,你一个月的薪水也剩不了多少,这样什么时候才能结婚?听妈的,回去吧!

    别再说了!

    家建摆了摆手,赌气似的和张文又干了一杯。

    陈晓萍苦着脸朝张文递了一个眼色,本来张文就是支持家建有自己的想法,想留在镇上也不是什么坏事,但眼下美妇相求也不能拒绝,只能敷衍的开口问家建,你现在那工作干得怎么样?

    还可以吧,能攒点小钱!

    家建闷闷不乐的灌了几口酒后,苦笑着说小文你可别一起来劝我,我是想了很久才决定留在这里的!我可不想过一辈子两亩破地一个大炕的苦日子,那多郁闷呀!

    什么无聊呀!

    陈晓萍在旁边喋喋不休的说你看看人家小文,现在有钱了,还不是落叶归根回村里去了,现在一家人凑在一起多热闹啊!你姨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了,村里有什么不好的……

    行了姨!

    张文摆了摆手,赶紧阻止她滔滔不绝的啰嗦。知道她这样去比较只会让家建更难受,稍微的想了一下后说咱们先别谈这个了,吃完以后再说吧!

    嗯!

    家建本来就不想谈,正好趁这机会放开了和张文一杯接一杯的喝了起来,一边跟张文聊天,一边逃避着陈晓萍殷切的眼神。

    陈晓萍看张文在一旁说着不着边的话,急得直跺脚,但也无可奈何。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有钱人说的话似乎会很有效果一样,陈晓萍尽管不太乐意但也没再强调了,只是偶尔的插上几句抱怨一下而已。

    三人酒足饭饱的走了出来,家建看了看已经黑了的夜空,有些遮遮掩掩的说妈,天都黑了,晚上你们住哪呀?

    看你这孩子说的!

    陈晓萍立刻有些不乐意的说我上次听人说你自己租了间房子,咱们三个凑合挤一晚就好了,怎么还不让妈知道你住哪里呀?

    家建似乎感到为难,张文这时候也有点好奇他到底是想掩饰什么,马上点了点头说家建,反正时候还早,咱们去你那里看一下吧!顺便认个门,以后要去也知道路。

    两人都这么说了,家建也没别的办法,尴尬的答应了一声,带着两入朝一片平房区走去。小巷子连路灯都没有,有的屋子是砖头搭建的、有的是木板隔出来的,甚至可以看见里边的人在干什么,住的大多都是附近的工人,七弯八拐的小路早就把张文绕晕了。

    好不容易停在一道小铁门的面前,家建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敲门说小秋,我回来了!

    张文倒不觉得意外,早就感觉他应该是和别人同居了。不过陈晓萍却是一脸的错愕,这个叫小秋的女孩不就是家建喜欢的姑娘吗!

    你回来了!

    一道幸福温柔的女声,一名清秀娇小的女孩子跑过来开了门,虽然皮肤很黑,不过长得还算耐看,看起来约十五、六岁,但却不协调的挺着个大肚子。

    我妈来看你!

    家建有些尴尬的介绍起来这是我表弟张文!

    萍姨!

    小秋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惊慌地往家建身后闪躲,不让两人看见她已经身怀六甲的模样。

    陈晓萍看着她挺个大肚子,目瞪口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张文倒是马上打起了圆场,朝家建打了一拳,笑呵呵地说你行呀!小子,下手够快的!这无声无息的都快当爹了。

    呵呵!

    家建憨厚又是幸福的笑了笑,温柔的看了看恋人鼓起的大肚子,里面正孕育着他的下一代。

    陈晓萍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着小姑娘鼓鼓的肚子,声音发颤的问小秋,你不是跟你姐一起出去打工了吗?怎么和家建住在一起了?

    小秋脸色一红,唯唯诺诺的说嗯,我碰上了家建哥。那时候我没地方住,就……

    说完,害羞的低下头去了。

    行了!

    张文摆了摆手,走进屋一看,顿时有些佩服他们。这个爱的小窝只有不到十坪的大小,一张木板床占去了一半的空间,屋里没窗户很昏暗,只有一颗淡黄色的老灯泡,暖水瓶和桌子一摆,几乎就没了别的空间可以坐人,但这样简陋的地方也被他们收拾得很整齐,一点都不显得凌乱。

    陈晓萍一进屋就拉住小秋的手,苦着脸厉声的说小秋,你告诉姨,是不是家建这小子骗了你!别害怕,有姨给你作主。

    小秋脸红红的低下头去,含情脉脉的看了家建一眼,羞答答的说没有,家建哥对我很好!

    你这都几个月了,别站着了!

    陈晓萍赶紧拉着她的手坐在床板上,摸了摸她的大肚子问什么时候怀上的,怎么不告诉别人一声呢!

    小秋难过的低下头去说我怕我爹知道!

    说完,又一脸幸福的红晕摸了摸肚子,温柔的说四个月了。

    女人的话题最好别去掺和,不过家建不声不响的把人家小姑娘的肚子弄大,也太不小心了。张文担心一会儿会吵起来,赶紧朝家建招了招手,板着个脸说出来一下,我有事要和你谈!

    就是!

    陈晓萍在一边煽风点火,恨声的说骂骂他,骗人家小姑娘大了肚子不说,还瞒了大家那么久,干的都是些糟糕的事!

    陪妈说说话!

    家建闷着个头,朝小秋嘱咐了一声就跟着张文走出来,一路上默默无语,看起来很消沉。

    两人走到了一个开阔的水泥地上,张文找了个地方坐下后点了根烟,没了刚才那副古板样,嘻笑着说行呀!你小子,搞地下工作出身的吧!隐瞒得那么成功,要不是今天过来的话你打算瞒多久!

    家建脸红了一下,无奈的说没办法,我妈要是知道小秋有了的话,那不就藉机逼我回家去。再说了我俩的事,家里一直没给定下来,她也不敢回家去,只能这样拖了。

    拖着也不是个办法呀!

    张文默默的想了好一会儿、,突然问她们家要多少聘金?你们自己攒了多少?

    家建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她家要一万两千元,我们这已经攒八千多元了,干到年底应该能存够。可她肚子都这么大了,医生说她有点贫血,将来生的时候可能不太顺利。这钱我也不知道该用来娶她,还是生孩子时用。

    她一个大姑娘家的,还没嫁就先生孩子也不太好吧!

    张文一句话就戳到了他的痛处。这封建的地方确实是这样,奉子成婚不是奇怪的事,可生了小孩还没结婚的话会让人笑话的,光别人的指指点点就会让他们受不了。

    唉!

    家建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是一个劲的摇着头叹气,愁眉不展的样子看起来很压抑。

    张文想了一下,到底是自己家的亲戚,该帮还是得帮,盘算了一下便说家建,要不你俩先把事给办了吧!钱的事有我在,你就别担心了,总不能让人家女孩子没名没分的跟着你吧!

    嗯!

    家建马上兴奋得点了点头,高兴的说谢谢你了!

    其实他也很想和张文借,只不过虽说是兄弟,但毕竟没怎么相处过,他也不好意思开口,这时候火烧眉毛了哪有拒绝的可能。

    过几天挑个好日子吧!

    张文摸了摸裤兜,还剩下一万多元。直接将那捆一万元递给他,嘱咐说不过你自己要有点分寸的花!

    知道了!

    家建拿起钱来小心翼翼的塞进兜里,马上信誓旦旦的说你放心,这钱我会尽快还你的!

    不急!

    张文吸了口烟后,问你还是不打算回村里去吗?

    家建想都不想就点头,一脸坚决的说我想在镇上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干的,多赚点钱也好!总比窝在家里强,再说小秋家的人不太好,我不愿意和他们多接触。

    嗯!

    张文拍了拍站了起来,拍着他的肩膀说家建,我也多啰嗦几句!姨也是为了你好,你要不答应的话就敷衍她,没必要总是顶嘴,一家人吵吵闹闹的多没意思啊!

    知道了!

    家建立刻答应了,看样子对张文的话也是言听计从。

    回去吧!

    两人一路走一路的聊,这时候家建很高兴,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遮拦,毫不顾忌的说陈晓萍一心就是想把敏敏嫁给张文,攀上亲戚后弄点钱给他娶媳妇。关于这事张文也是知道的,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和他打起了哈哈。

    到了门前一看,小秋正趴在陈晓萍身上哭着。陈晓萍一看儿子回来,立刻一瞪眼,说你这个作孽的混蛋,给我进来!

    小秋,你先出去一下!

    家建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态后,关上了房门。

    小秋还在流着泪,张文赶紧劝她说哭了对孩子不好,这才止住了她的啜泣。

    没一会儿,屋里就传出一阵的争吵声。张文知道这里面陈晓萍有点演戏的成分,能抱上孙子,谁不高兴啊,但总不能夸儿子把人家肚子搞大了这事干得好吧!多少还是得摆出一副门风好的架势,做做样子过过场嘛!

    你们这房子多少钱租的?

    张文看着这破房子,没话找话的问道。

    小秋隐约也知道眼前的大男孩是家里最有钱的亲戚了,马上哽咽着说三十元。

    嗯!

    张文看了看她的肚子和紧张的模样,温柔的笑了笑说行了!嫂子,我又不吃人,你怕我干什么!

    没什么!

    小秋羞怯的低下头去,却是担忧的听着屋里愈来愈大的争吵声,似乎现在除了演戏之外,已经有点假戏真作的意思,内容大概也是围绕着大肚子、结婚、回家之类的话题。

    原本只是陈晓萍歇斯底里的叫喊,但没一会儿就传出了家建的咆哮声!

    小秋担心得又要哭了,张文一看赶紧过去敲门,大喊说行了!你们,还有什么好吵的!赶紧出来,外面凉,别让小秋待久了。

    屋里的声音这才平静下去,门一开,家建坐在床边抽着烟,陈晓萍怒气冲冲的走出来,似乎母子俩又吵得很不愉快。陈晓萍犹豫了一下,还是一把拉起小秋的手,信誓旦旦的说小秋,你放心,过段时间姨就把你们的事办了!不会让你和孩子受半点委屈的。

    谢谢姨!

    小秋激动得眼泪又掉了下来。

    看着她圆圆的肚子,陈晓萍这时候心情算好了一些,笑呵呵的说还叫姨呀,该改口啰!

    妈……

    小秋扭捏了好一会儿,才怯怯的叫了一声。

    乖……

    陈晓萍乐得都有些找不着北了,咯咯的大笑着,按规炬媳妇都叫了妈就得给她改口钱,但习惯性的一摸后面的裤兜后,她却有些愣住了,这点零钱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来呀!

    张文眼明手快,悄悄的朝她手里塞了几张钞票,当然不忘顺手在那饱满的臀部上摸一把。陈晓萍自然是能感觉到,不过什么都没说,接过钱就递给小秋,疼爱的说小秋,你把这钱先拿好!多替自己补一下,别亏待了孩子,知道吗?

    我……

    小秋不好意思去接。

    妈给你的改口钱,当媳妇的有什么不好意思!

    家建在屋里说了话,她这才怯怯的接过,不好意思的说谢谢妈了!

    这媳妇乖的!

    陈晓萍心花怒放呀!这一声妈似乎瞬间就浇灭了她的怒火,这女人变脸真的比翻书还快!

    家建一看时间不早了,走出来朝陈晓萍说妈,今天小秋都累了一天了。让她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得赶早干活,也不能陪你们,南边有个经济宾馆,环境还算不错,晚上你和小文在那休息一晚吧!

    确实他那间小破屋挤两个人都费事,想挤三人更是不可能,再加上他们小俩口可能有点事要商量,陈晓萍就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苦口婆心的嘱咐起来小秋,你可别亏待自己!做事时要小心点,别干力气活知道吗?

    知道了,谢谢妈!

    小秋感动的应了一声。

    经济宾馆的地方很隐密,要不是有家建带路的话,张文根本就不知道出租房的旁边还有这么一个好地方。本来以为这一带的消费不怎么样,是不会有什么好的宾馆,不过按家建说这家就做有钱人生意,住的大多都是一些来这收购海鲜的生意人,所以环境也很好。

    三人站在门口,家建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朝陈晓萍说妈,晚上我又惹你生气了。对不起了!

    母子俩的矛盾闹了那么久,家建还是””第一次向她道歉。陈晓萍虽然有些错愕,但还是心疼的说傻孩子,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对不起的!妈也是有不对的地方,你别想那么多了,赶紧回去照顾小秋吧,别让她干那么多活知道吗?

    嗯!

    家建点头应了一声,这时候似乎感觉到了沟通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感激的看了张文一眼,转身就走了。

    陈晓萍看起来心事重重,张文的心却比她更乱。晚上要和这少妇同宿,自己绝对没柳下惠那个太监的定力,要是不小心或者故意干了她的话,那家里的关系可真就全乱套了。

    宾馆的前门装潢的还不错,一名将近四十岁的服务员坐在柜台,一看两人进来立刻暧昧的一笑,见张文的打扮不像是本地人,立刻客气地问两位晚上好,开房吗?

    开房这词听得陈晓萍脸有点红,毕竟两个字组合起来实在暧昧。悄悄的看了看张文一眼,今天张文可没少吃她的豆腐,可她也不确定他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原本的平衡有些被打乱了,扭捏的站在一边,紧张得不行。

    一个是充满青春气息的大男孩,另一个是朴素动人的美妇;一个穿得休闲时尚,另一个穿着本地女人的花布衫。这样的组合怎么看都不会让人有纯洁的想法,服务员立刻又暧昧的笑了一下。

    开两间房!

    张文也是有些忐忑和紧张,被她看得有些难为情了。

    服务员看了看登记本,突然掐着手指朝张文做了一个捏钱的手势,动作十分的隐密,陈晓萍这时候心不在焉根本不会看到。张文一眼就明白她的意思,犹豫了一下,还是难挡美妇的诱惑,在她暧昧的眼神下点了点头。

    只有一间房间了!

    服务员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

    张文立刻装模作样的问有两张床的也行!

    服务员又看了看,摇头说是夫妻房,只有一张双人床,不过可以洗澡的。你们还要不要了?不要的话一会儿可没了!

    张文故意苦着脸,转过身朝陈晓萍说姨,就一间房了怎么办?

    陈晓萍顿时就有点不自在了,不过想了想自己干嘛怕一个小孩啊,马上点了点头说没事,咱俩挤一挤就能过一晚上,又不是没挤过炕,怕什么!

    开吧!

    张文赶紧交钱登记了,房号301。再一看旁边还有家熟食店在卖东西,为了害怕她尴尬,再加上心怀不轨,所以先把钥匙给她,说姨,你先上去吧!我肚子还有点饿,先去买些吃的。

    嗯……

    陈晓萍脸红的应了一声,和自己的外甥出来开房,孤男寡女的待在一起,还得挤一张床上,这算是什么呀!不过她也是充满了好奇和兴奋,毕竟她长这么大””第一次住宾馆,不由得开始猜想房间到底是怎么样的。

    服务员殷勤的喊别人帮她看着柜台,领着陈晓萍上了三楼。刚走到楼梯的时候,明显就可以听见有一阵阵小小的呻吟声,好在房间的品质还算可以,听起来不是很明显,不过陈晓萍听在耳边还是有些不自在。

    服务员年纪约四十岁,也没什么可避讳的,一边走,一边暧昧的问我说妹妹呀,你从哪找的小老板!我看他穿的休闲服都不便宜,瘦是瘦,但肯定结实,晚上你们可得要节制点啊。

    他是我外甥!

    陈晓萍慌忙的解释着,但马上又觉得不对,自己干嘛要和她解释。

    服务员笑了笑,明显就是不太相信,一边拿出钥匙将房门打开,一边开了灯,暧昧的说别想了,咱们都是这年纪的女人,我理解!有个年轻人睡一觉比吃什么美容的东西都好,我看那小伙子身体挺不错的,你可有福啰。

    陈晓萍脸一红,也不想多去解释什么。服务员也是因为张文偷偷塞给她的那一百元才格外的殷勤,一边开着电视,一边笑呵呵地问对了,你有没有上环(避孕器)呀!没上环的话可得注意点,床前的柜子里有保险套,可别玩得高兴了还留个祸害,知道吗?

    知道了!

    陈晓萍也不想和她解释了,目光全好奇地落在这间房间。

    里面就是招待所那种普通的格局,不过比起她家的老房子是好了不少,虽然比不上张文的新家,但也算是不错。墙粉刷得很白,一台大电视,一张大大的双人床几乎占据了一半的空间,有可以洗澡的浴室,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服务员眯着眼一直笑着,从柜子里拿出了两条大毛巾,笑咪咪地说洗完了用这条毛巾围上就好了,我看你衣服好像有点脏,最好别穿着睡,要是弄脏了床单就得赔钱了。

    一听得赔钱,陈晓萍立刻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拿过毛巾后,看了看浴室里的煤气热水器,有些不好意思的问能不能帮我开一下水,我想先洗一下。

    嗯……

    服务员应了一声,将热水器打开,看了看一脸尴尬的陈晓萍,笑呵呵的调侃说有啥不好意思的,住一晚而已!

    是啊……

    陈晓萍敷衍着,但眼里那意思却是你怎么还不出去。

    服务员眼里闪着小星星,还在滔滔不绝的帮着张文说话我说妹子啊,不是咱贪!你都找上这一位小老板了,怎么还穿这一身的衣服,按你的条件,要打扮起来不迷死人了,咱女人得对自己好一点,别省那些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才最重要。

    陈晓萍低头沉默着,不知道是在思索什么。

    服务员又卖力地劝说起来,话题是愈来愈下流了,说道还有什么可想的,我就是没有你这样的好命!找个年轻的总比找个老头好,有钱舒服过日子,而且还可以做那档事,可美了!

    陈晓萍感觉浑身不自在,扭捏着说瞎说什么,我们真没关系。

    服务员一脸的不相信,脸上的表情更加的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都是女人,我知道的,这年纪的需要大,有个年轻的男人伺候肯定舒服!在这又没人认识你们,有什么好怕的,你就好好的享受就行了……

    陈晓萍终于有点受不了了,指着门说我要洗澡了……

    服务员马上识趣的走出去,关门的时候还不忘嘱咐说你可别穿那身衣服睡呀,一会儿弄脏了床单就不好了。

    将浴室的门关上后,陈晓萍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很烫。出了一天的汗,身上这时候黏得有些难受了,随手把衣服一脱,一对豪乳包裹在肉色的旧胸罩下,那大大的尺寸一看就足够让男人疯狂。如果张文这时候能看到她雪白的和标签上的g,恐怕鼻血会喷上好几升!

    陈晓萍将裤子一脱,只留下贴身的内衣,看了看自己的身材,虽然有一点点的发福,但却充满了少妇的丰腴妩媚,尤其是自己的,总是能吸引男人注目观看。

    想着服务员那露骨的话,陈晓萍就感觉全身很不自在。守寡那么多年了,已经多久不知道肉味,加上养育一对儿女的艰辛,早让她无暇去想这些美事,但这会儿不知道为什么身体里似乎有股痒痒的,诱惑着自己再去体验做女人的滋味。

    陈晓萍感觉身子愈来愈热,突然腿间传来一阵熟悉的潮湿,腿跟间磨蹭了一下,让她发出了一声难抑的呻吟。 ( 渔港春夜 http://www.qqxs2.com/14/14292/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