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魔女小佳

文 / 陈公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4、魔女小佳

    转眼到了秋天,由于忙著成立自己的公司,加上赵雪要办一个展示会,我们都很忙,娇娇也可能由于功课紧,所以我也很少见到她们,其间与小薇约过几次,小雅虽然在家里又见过几次,但每次都因为多种原因而没有身体的接触,从每次小雅看我的目光里我读懂了她的意思,但分身无术,只好随她去了。

    一天与赵雪手挽手走进家门,张姨在客厅叫住了我,同坐在客厅的还有娇娇和小雅,近期我与张琼很少有性来往,关系也不象过去那样密切,她几乎很少来我们家。今天见到她著实令我大吃一惊,何况小雅还在此,我忙对赵雪说:“你先上楼吧,我看张姨有什么事。”

    坐下,娇娇给我递过一杯水,张琼问:“公司业务怎样。”

    我笑著说:“还行吧,就是太忙。”

    “小雪的展示会准备得怎样?”

    她又问。“能按时开展,可能资金上还有些问题,她又不愿我出资。”

    我答。“还差多少?”

    “倒不多,200万左右。可能她找的赞助商出了点问题。”

    “真不愿我帮忙?”

    她问。我笑著摇摇头。张琼伤感地说:“下个月我准备去美国了。你愿不愿将我那边也并到你一块?”

    我摇摇头:“公司股权太复杂,而董事又太分散,业务又拓得太宽,我不愿接受。”

    “那是你爸爸的意思。”

    “将股权卖了吧,或者将各地主项业务合并,业绩必须得有大的突破,否则美国方面,总公司在纽约股市也很难有起色。”

    张琼叹了口气:“我已不想再操心了。我今天来不是为这些事,我知道你会是这个态度。”

    她顿了顿,看看小雅:“我今天来是为她的事情。”

    我看著小雅:“小雅?怎么啦。”

    “怎么啦?”

    张琼瞪了我一眼:“你就这样把她扔了?”

    我脸腾地一红:“甚么扔不扔!”

    “这几个月,你问过她的情况吗?你想到过她的心情吗?”

    张琼越说越好象在说自己。小雅低著头,张琼看看我不多说了,我望著小雅真诚地说:“小雅,确实是太忙。”

    小雅抬起头看著我:“我知道,我没有埋怨你。”

    张琼看看小雅,接著说:“我带她去的医院,那是几月前的事了,我今天见她与娇娇在一起,问她才知道,你一直连关照的话都没有,你也不小了,该知道怎样替别人著想。”

    我诧异地问小雅:“你怎么不跟我说。”

    娇娇不满地说:“每次没说两句话你就打发她了,她怎么跟你说?”

    这时赵雪走下楼,笑著问张琼:“张姨,您最近忙吗?”

    张琼对她笑笑,摇摇头:“我现在是闲人了,公司的事情早已不管了,小雪,展示会怎样?要不要我帮忙?”

    赵雪笑了:“张姨,您就相信我吧,我会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好的,谢谢您的关心。”

    张琼看著她,真心地说:“你们两人都要强,能互相帮助和谦让真好,小雪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赵雪高兴地笑了:“谢谢张姨的夸奖了。”

    说著她看看我:“饭做好了,刘妈叫吃饭了。”

    她走过来,帮我脱下外套,又将我的皮包拿走:“洗洗,吃饭吧,张姨,您一块吃?”

    张琼挥挥手:“你先去吧,我们马上就来。”

    说罢,她看看小雅叹了口气,对小雅说:“小雅,你小雪姐确实是个好女孩,你也是个不错的孩子,不过你还小,现在首先是读书。最近学习怎样?”

    “我们班前五名。”

    娇娇帮著说。小雅看著张琼:“小雪姐真的很好,对我也不错,张姨,我从来没想过别的甚么。”

    张琼笑著说:“我知道,我知道。不过有时感情的事是很复杂的。”

    娇娇对著我:“哥哥,我们马上要秋游,准备到郊区去玩。学校组织的,但自愿参加,你带我们去。”

    “我知道,我可能去不了。”

    我听小薇说过没多想随口就答。“你知道?”

    娇娇狐疑地看著我:“谁告诉你的?”

    我知道自己说走了嘴,尴尬地说:“不是你告诉我的嘛。”

    娇娇想了想,记不清自己甚么时候说过好在她想的是怎样游说自己:“去吧,才三天。”

    我赶紧说:“好,好,让我安排安排安排再说。张姨,我们先去吃饭吧。”

    娇娇从小在国外长大,现在已完全中国化了,但她对西餐的喜爱有增无减。过去每周总要带她去吃几次,最近忙就顾不上了,她恳求过几次,这天正好晚上赵雪要与广告公司讨论一个设计方案,我也正好事情不多,决定到学校等娇娇带她一块吃饭。车刚到校园门口,就听有人叫,我伸出头看,原来是小薇,她惊喜地跑过来,欣喜地问:“你怎么来了?”

    我也很高兴:“娇娇不是一直让我请她吃西餐吗,今天正好有空,就过来了。娇娇还没出来?你有时间吗,一块去?”

    她高兴地点点头:“我有时间,我去叫娇娇。”

    “真没事?”

    我问她,“你那同学还等著你呢。”

    原来刚才我见他跑过来,一个女孩立即停下来,显然她们是一块的,她等著小薇。小薇这才想到刚才一高兴把同学忘了。她吐吐舌头,神情迟疑了一下。“你们准备一块回家吧。”

    她摇摇头:“我们约好一块看电影去。”

    “那一块用完餐你们去看电影罢”小薇过去和那小女孩商量了一会,带著那个小女孩过来:“这是李佳,你叫她小佳就行了。”

    她又对叫小佳的女孩说:“他是娇娇的哥哥,叫哥哥。”

    小佳脸红地轻轻叫了一声,我笑道:“她不是你的同学吧。”

    小薇吃吃笑著说:“她是我姨的孩子,小我好几岁呢,怎么会是我同学。对了,小佳,你先上车,我去找娇娇去。”

    我伸出头:“顺便把小雅也叫上吧。”

    小薇犹疑了一下点点头跑进学校去。小佳乖乖地坐在后面,大气不敢出。我正想逗她说话让她放松,赵雪来电话了。

    “亲爱的,你在哪儿?”

    她问。我笑著说:“正在娇娇学校门口呢,她不是一直要吃西餐吗,带她去用餐。怎么,你来吗?”

    她抱歉地说:“唉,走不开,我估计今天得很晚了,我顺便回家看看我妈去,今天我就不过来了。”

    还没等我答话,“行不行啊,没生气吧。”

    “生甚么气啊,今天周末,你是该回家看看父母。”

    “你可别乱跑啊。”

    她那边笑著嚷。

    挂上电话,从反光镜看看小佳,她长了一幅天使般的小脸,脸颊有两个小小的酒窝。我扭过头看著她:“准备去看甚么电影。”

    “不知道,我和姐姐准备到影院看有甚么电影。”

    她脆生生地回答。声音细小还带点童音。“给家里说过了吗?”

    我关切地问。“姨和姨夫出差了,妈妈让我陪陪姐姐。”

    她好象自如了些。这时,娇娇、小雅和小薇出来了。娇娇高兴地跑过来叫道:“哥,算你没忘了你小妹。”

    小雅则是温存一笑,算是打过招呼。小雅推开车门猛地看见小佳:“咦,这是谁啊?”

    娇娇钻进车细看看:“这不是小薇她姨的孩子嘛。”

    小雅也想起来了。

    吃过饭已是九点了,女孩子与其说吃得高兴不如说大家聚在一起更高兴,的确,从大连回来,我们就没同时在一起聚过。就点刚过,小雅就偷偷向娇娇说著甚么,娇娇对我说:“哥,得先送小雅回家,她晚上没特殊理由,父母是不让在外太晚的。”

    小雅看著我说:“其实我真不想走,可我给家里说好只同娇娇在外吃饭就回去的。”

    我马上站起:“还是遵守吧,否则下次要出来父母可不批准了。”

    刚出门,娇娇才发现甚么:“啊,雪姐今天怎么没来?”

    我打开车门:“晚上有事,顺便就回她父母那边去了。”

    娇娇一声惊呼:“好啊,那你今晚属于我的啦。”

    小雅在后面道:“要不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娇娇掉头看著她笑著嚷:“那你妈还不吃了我,你还是回家吧。”

    到了小雅所住楼下,我停下车扭头含笑看著小雅:“下次再找机会聚吧,今天就早点回去。”

    小雅身子没动,看著我:“你们等我,我上去给妈妈请假就下来。”

    小薇笑道:“还是回家吧。”

    小雅没做声紧紧盯著我。我劝她:“我们再找机会聚吧。”

    她赌气地说:“不。”

    僵持了几秒钟,娇娇开车门,下车前对后面的小薇和小佳说:“我们先下车休息休息,让她们慢慢商量吧。”

    小雅一见她们都下了车,泪水马上在眼眶滚动:“你真一点也不想我?”

    我边给她拭泪边说:“小雅,我也想,何必在今天呢。”

    其实我心里明白,我是想小薇。可能是在自己家门口的缘故,小雅也不敢有甚么动作,她哭著说:“我没有哪天做梦不梦见你,我喜欢你抱我,喜欢你吻我,喜欢你抚摸我。”

    我见继续下去不好收场,只好说:“只要你不哭了,我答应这个星期日一定陪你一整天,行不行?”

    她破涕为笑:“真的?”

    “肯定的。”

    小雅这才笑了。“把泪擦干净吧,不然回家妈妈又得问了。”

    小雅不好意思地擦泪,说:“你说好的呀,我星期天等你。”

    小雅擦拭干净,下了车,娇娇向她道别。小薇和小佳上了车,乘娇娇还没上车,小薇贴到我耳边,略带撒娇地悄悄说:“我要你。”

    我取笑道:“不去看电影了?”

    她脸一红坐正:“本来也是没事才去看电影嘛。”

    想到马上又能体验小薇那迷人的身体我内心禁不住一阵冲动。

    车到了家门口,我对娇娇说:“你先上去吧,我送送小薇和小佳。”

    娇娇甜甜一笑:“快回来啊。”

    车直接使向郊区,进入黑黑的夜幕中,小佳胆怯地悄悄问小薇:“姐,我们去哪儿呀?”

    小薇沉静在自己的兴奋之中:“姐姐带你到郊区去玩。”

    小佳抓紧小薇的手,不言语了。进到房间,小佳眼花缭乱地看著大大的房间。小薇给姨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和小佳在娇娇家住,然后带著小佳洗完澡就将小佳带到楼上让她睡觉。小佳睡下她并悄悄钻进了我房间。

    又是很久没见,两人都象有无尽的热情,也不知做个多少次爱,一直到两人都疲惫地躺下睡著了。

    朦胧中,感觉一个肉体躺在了我身上,我勉强睁眼看看,窗外除了皓月当空十分静谧。我又睡著了。隐约间,感觉有一条腿搭在自己身上,推开,一会儿又搭上,我睁开眼,惊奇地看著,原来一个小巧的身体卧在我和小薇之间,我定定神,才想到可能是小佳,或许是小佳晚上睡醒了害怕乱钻到我们房间,见到小薇,她迷迷糊糊也没注意我们两人全赤著身子就躺在了我们中间。借著月光,看见小薇甜甜的睡得很香。小佳穿著我的一件宽大的睡衣,雪白的肉体从宽大的衣服中裸露出来,露出胸前微微凸起的小小rǔ头和红红的小裤衩。两条匀称的大腿弯曲著,一只搭在小薇身上,一只软软地贴在我腿上。红红的小嘴微张著,月光下两排整齐的牙齿随呼吸轻轻地一张一合。幽幽的清香随著她的呼吸和身体阵阵冲击著我,这是真正的处子之香。我从来没想到女孩子身体会有如此的幽香。我摇摇头努力让自己静下心,然后背对著她们闭上眼。但阵阵清香不断充斥著我的鼻孔,我实在无法忍受,终于转过身轻轻将小佳搂到怀里。

    我凑过去,用鼻轻轻嗅著她的身体,手颤抖著摸向她……

    一声惨裂的惊叫把小薇惊醒,她看见我的剧烈抽动,和小佳挣扎著的扭曲身体,她惊叫著去推我,惨叫著:“不,不,你下来,你下来。”

    小佳痛苦地惨叫著。我那时已经没有了感觉只有不停地,我推开小薇,踹著粗气不停地,小薇抱著头呜呜哭著。终于,我大叫一声全部射了进去,好象射了很久很久。这时我才冷静下来,小佳的身体完全泡在血液和jīng液里,床单已经完全变了颜色。小佳躺在那里,傻傻地看著哭泣的小薇,好象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样。我去扶小薇,她推开我,爬到小佳身边,仍从里面往外溢著汝黄的jīng液,她抽泣著抱著小佳进入浴室。过了许久听见了小佳的哭声。

    终于她扶著小佳从里面出来,因仍没穿衣,可见下体红肿,庆幸我抚摸才才没有将她身体撕伤。小薇给她穿上裤衩,披上睡衣,我早穿好了睡衣,走到小薇身边,她抬起红肿的双眼突然扑到我怀里,用她拳头捶打我胸脯,我搂紧她,边吻她边向她道歉,终于她呜咽著指向小佳:“向她道歉罢,别向我。我恨死你啦。”

    我走向小佳,她恐惧地躲避,我轻轻把她搂进怀里,她抽泣著,垂著头不说话。天早已大亮。小佳昏昏欲睡,小薇自己找出干净的床单,换下,我抱著小佳将她轻轻放到床上。小薇倒了杯水让小佳喝完,然后让小佳躺著,给小佳盖上被子。“你怎么能这样对她呢?”

    她愤怒地问我。“我也不知她怎么跑我们床上来了,我——”我没甚么可解释的。

    过了很久,她才安静了许多:“我们怎么办?”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她瞪了我一眼:“要有事你现在才想起来去,人都凉了。”

    小佳早醒了,她看著小薇,轻声道:“姐,我要回家。”

    小薇吓了一跳,忙抚摸著她说:“都是哥哥不好,你现在回去,妈妈问姐姐我怎么说呀。”

    小佳坐起:“姐,我饿了。”

    “好好,我马上做吃的。”

    小薇急急向楼下走去。我从浴室出来,走到小佳身边,温和地问:“还疼吗?”

    她看看我,摇摇头。我拿起一只她的小手,说:“都是哥哥不好,你打我骂我都行。”

    她低头不语。沉默了会儿,她用手撑著想起来,我扶起她,她踉跄了一下,但很快站住了。“去哪”我问,她看看我:“楼下。”

    于是我扶著她慢慢走下楼。坐到沙发上,我给她倒杯水,她喝了,然后问:“这儿离城里很远吗?”

    我坐在她身边,耐心地说:“也不远。有三十分钟就回去了。”

    我探问,“今天就在这儿玩好吗?”

    她摇摇头。“为甚么?”

    她看了我一眼:“我怕你。”

    我温和地说:“我保证不会再让你受伤害了。”

    “真的?”

    她盯著我。我点点头。

    “哥哥你错天很好,今天早上怎么那样凶?其实——其实——”她顿了顿“我知道怎么回事,你不应该把我弄疼的。”

    我一听笑了:“第一次当然疼了,以后就不疼了。”

    “那也是你不对,你差点压死我了。”

    “是,是,是,是我错了。我向你认错。”

    见我神态她扑哧笑了。我顿时大悦。小薇正好进客厅,听见小佳的笑声惊得目瞪口呆。

    她觉得她似乎神经不正常,快步走过来,小心地问:“小佳,你没事吧?”

    小佳摇摇头:“不就是电影中常有的作爱吗,我只是没想到那样疼。”

    说著,抓过小薇手里的汉堡大口吃起来。小薇坐在地上,看看小佳,又看看我,似乎对眼前的变故搞得莫名其妙,明明刚才还哭叫著的,现在居然笑著说没事。她看著我喃喃道:“你给她施了甚么魔法?”

    我赶紧搂起她:“没事就好。”

    她不悦地说:“那我也不饶你。”

    话虽说著,倒是没再推开我。

    吃完饭,窗外已是明媚阳光。树林中小鸟唱鸣。小佳爬在窗口看著外面的草地:“真漂亮。”

    我忙走过去:“你要喜欢就常来吧。”

    “真的。”

    我笑著点点头,小佳也甜甜笑了,两个小酒窝可爱极了。小薇有一种失落感,哼了一声:“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小佳回头望望小薇,向我做个鬼脸伸伸舌头。我猛地升起一种感觉:她未来一定是一个谁也脱离不了的魔女。小佳伸出手抚摸著我的脸:“我喜欢你。”

    这次不仅小薇惊呆了,我也楞在那儿不知说甚么好了。我走到小薇身边,叹了口气:“你这个妹妹是个妖女。”

    她一嘟嘴:“不要为自己找借口,总不会是她勾引你吧。”

    这时,小佳又在那边叫了:“哥哥,你过来。”

    我赶紧走过去,她搂住我肩:“你带我出去玩吧,姐姐,你去不去?”

    小薇对眼前的事还没搞明白,怎么自己稀里糊涂就这样让这个小丫头片子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抢走了?

    三人走出户外,小佳好象甚么事也没发生,她蹦蹦跳跳在草地花丛中时隐时现,一会叫我帮她摘花,一会儿说累了让我背她,折腾了一下午,终于回到房间,我这才想起娇娇,刚给娇娇打电话,她就在那边哭上了,我只有道歉,她非问我们昨天在哪儿,我只好告诉了她。她听罢丢下电话就跑。我又只好给赵雪打个电话,让她继续在父母家呆两天,她问出了甚么事,我支吾著也没给她说实,只是说回去再告诉她。

    天傍晚,娇娇赶了过来,见到我,她首先就委屈地向我嚷,然后就没事了。这就是娇娇,她从来不会真对我生气的,但她对我约会小薇很有意见,不是她不喜欢小薇,小薇也是她好朋友,而是她觉得既然对小雅好,就不应该再约小薇。她没有甚么认为我与她同学这种偷情有甚么不妥,她只是觉得我喜欢了小雅和小薇她们,就不可能象过去一样爱她了。娇娇抓著小薇的手,嚷道:“你们是甚么时间开始好的?”

    小薇脸红红地不回答,看看我,我搂过娇娇,插开话:“走,我们吃饭去吧。”

    娇娇还要不依不饶,总算让她安静了下来。

    吃过饭,回到住地。我们坐在草坪领略著习习的秋风,月亮大而圆,小佳走到我身边偎到我怀里:“哥,我冷”我搂紧她,温柔地问:“要不我们进去?”

    小佳摇摇头,高兴地说:“我喜欢在外面,听你们说话有意思。”

    娇娇吃惊地看著小薇,又看看小佳,刚才吃饭她就注意小佳对我的亲昵,现在这样她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平时应该都是她来撒娇的,而且小雅和小薇都让著她。小薇失落而感情复杂地看著小佳。

    夜深了,我们各自回房间睡觉,娇娇跟进了我的房间,她才不管小薇的感受呢。小佳跟小薇也去休息了。娇娇正爬在我身上唧唧碴碴跟我说过没完,小佳穿著我那宽大的睡衣走进来,不言语躺在我身边,娇娇吃惊地看著她,生气地说:“来这儿干什么?”

    小佳一点也不生气,怯怯地说:“我怕,我要跟哥哥睡。”

    娇娇气得坐起来,对这小孩子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总不至于拉她出去吧。我见娇娇生气的模样,拉她躺下“小孩子,你生甚么气啊,就让她在这儿好啦。”

    小佳胜利般地瞅娇娇一眼,躺在我身上,象娇娇刚才一样。娇娇那个气啊,她不能象对小雅、小薇那样,也不能对我撒娇哭闹,毕竟小佳是比她小太多的女孩。小佳口若幽兰,小手抚摸我的脸颊,娇娇没有了谈话的兴致。过了会,小佳好象好奇地说:“哥哥,你说第一次疼,以后就没事了,我要跟你作爱。”

    听得娇娇目瞪口呆。小佳小手去解我的睡衣,然后坐在我身上,去解自己的睡衣,娇娇惊叫著坐起,气淋淋地嚷道:“受不了,我受不了你们。”

    说著气冲冲地冲出门去。我含笑看著她:“你惹姐姐生气了。”

    “干嘛生气?”

    她小嘴凑到我嘴边。“你不生气就行了,我才不管别人呢。”

    我想起了甚么,抓住她的手:“昨晚是你故意跑到我们床上的吧?”

    “说了你可别生气”她吃吃笑了,“你开始摸我我就知道,我没想到会那么痛。”

    我心里叹了口气,这小妖女真了不得。娇娇、小薇和小雅三人加上也斗不过小佳的心眼。

    第二天,猛然想起与小雅的约会,于是起床走下楼,娇娇和小薇正坐在沙发说话,见到我都不言语了,我笑道:“干嘛不说了。”

    “你没良心”娇娇恨恨地说。我不理她,看著小薇说:“那天答应小雅今天带她出来玩的,我得去接她,你们谁跟我去?”

    娇娇哼了一声站起,于是我和娇娇走出去。

    一个多小时,我和小雅、娇娇回到了住所。小雅高兴地与小薇打招呼。小雅紧紧靠著我,四人聊著天,忽然,小雅望向楼梯,我扭头只见小佳从楼上走下。穿著她自己衣服,脸上两个小酒窝都荡漾著满足和可爱,水汪汪的风眼黑白分明,一眨一眨可爱极了。小雅好象重新认识小佳一样看呆了,连我都看得心咚咚直跳。这女孩真是有一种奇特的魔力。小佳笑盈盈地向小薇打招呼,又分别对小雅、娇娇说:“小雅姐好,娇娇姐好。”

    说罢偎到我另一边,小雅稍稍不好意思地离开我一些。毕竟她不能和小女孩一样。小佳望著我:“哥,我饿了,有吃的吗?”

    我笑了:“你姐姐早给你准备好了。”

    乘小佳去吃饭,我轻捏了一下小雅的手,她明白,跟我站起,向楼上走,毕竟几个月没接触了,小雅的身体对我依然有诱惑力,虽然经过了两天的连续,但我自认身体还是恢复得很快的。

    刚与小雅赤身搂抱在一起,小佳走了进来。见我和小雅的样子,她直接走到床边,小雅不好意思的用被子盖住身体。我不高兴地说“没见我正有事吗?”

    她凝视著我,好象看我是不是真的,见我真生气了她仇恨地看了小雅一眼,气鼓鼓地走出去。小雅轻声对我说:“我觉得她令人害怕。”

    说罢,羞涩地爬到我身下——

    完——

    后记

    小雅现在美国定居,是张琼协助她移民过去的。去年在张琼处见到她,她嫁给了美国航天局的一位华裔工程师,生活还算幸福。小薇研究生毕业后在中国中央电视台一个栏目工作。去年回去见到她,她变得更成熟了,但还不想结婚,她自己告诉我她有男朋友,但始终我没见到,后听另一朋友告诉我她其实还是单身,我觉得我害了她。至于小佳,很难说我的感受,她高中毕业我就送她去美国读书,后来在瑞士设了一家公司由她负责,今年到法国,她专程来看我,据说她是交际圈的明星,在上流社会,没有不知道她的,她是一个成功、漂亮迷人而性感的女人,我们只是在一起用过一次餐,她应酬太多,我也不愿打扰她,因而她另几次约会我就借故推辞了。在法国机场,她来送我和小雪,她悄悄告诉我,她很感谢我,如果不是我使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以后又帮助她,她可能现在还象多数人一样呆在家里,和一个平庸的丈夫过著普通的生活,她真心爱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也许吧,但我太了解她了,她看不上任何一个男人,当然更看不上任何一个女人,她确实有这个条件和资本。她向我说的那些话也许有一点真实的成分,毕竟,一个女人是很难忘记她第一个男人的,何况以后我们还发生了那许多事,甚至可以说没有我就没有她的今天,也许有一天,我会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写成一篇《我和李佳的故事》之类,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目前我是真的提也不愿提她,只希望她离我越远越好。她是我见过的那么多女人中最完美的,但她是一个真正的魔女。你要挨上她,你就准备献出自己的灵魂。小薇这样说。小雅、娇娇也这样说,我也这样认为。 ( 我认识的100个女孩 http://www.qqxs2.com/14/14260/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