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如果能重来

文 / 翩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推演中……】

    【获得章节:重启(深空)】

    【章节将会在10秒后开启……10、9、8……】

    ……

    光芒一点点散去,程林头脑中回荡着章节名,感觉这次的命名很是晦涩,重启的指向太过模糊,而深空……难道指向宇宙?

    嘶……地球不会又要炸吧?

    程林条件反射般想到。

    收起手机,他就听脑海中旁白声再度出现:

    【你开启了第十二次推演,在你所生活的世界里,十二这个数字颇有几分奥秘,一年划分十二个月,一天为十二个时辰,即便是生肖,也是十二个为一次轮回,而轮回又往往意味着重启与新生,也意味着万物的终局与伊始】

    【在你所生活的年代里,最大的变革毫无疑问是灵气的复苏,它悄然而至,潜伏数年,一招喷发,彻底改变了世界,并对人类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当幸运的人们觉醒,晋升超凡,往往会沉浸于喜悦,却忽略了自身是何等幸运。假如让一切重新来过,或许一切都会变得大不一样】

    旁白声以冷静,不含感情的味道回荡,程林敏锐地感觉,这次似乎有些不同。

    这时候白光也彻底散去了,他恢复了视野,接着,愕然地发现自己并不在九院的宿舍里,而是在……家里!

    宁城的老家里!

    宁城?怎么回到了这?

    程林有些不解,而更加令他困惑的是房间里的摆设,那无疑与现实中有些许差别,却又透着一股浓郁的熟悉感。

    还有身体……

    程林猛然察觉自己变得无比虚弱!

    那种感觉就仿佛灵能被抽干了般!

    不!

    不是仿佛!是真的!

    程林习惯性地尝试感知,却愕然发现自己竟无法做到,且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体内空荡荡的,没有半点灵能。

    骨骼、血肉这些身体的构造也变得孱弱无比,脆弱的宛如纸糊的般。

    他本能地抬起手,旋即发现自己的手似乎变小了一些,他愣了下,撑着虚弱无比的身体来到卫生间,只见镜子里赫然是他自己茫然的脸庞。

    只是那张脸充满了青涩和稚嫩!

    至于身上的衣服……竟然是……

    “校服?!我回到了高中的时候?”

    程林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吃惊地发现自己的力量消失了,继而遇见了两年前的还是个普通的高中学生的自己,你很快平静了下来,意识到时间倒退回了两年前】

    脑海中旁白声适当地提醒了一句。

    程林的呼吸有了短暂的停滞,足足过了几十秒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所以说,这次推演是先将时间往回拨了两年?然后重启灵气复苏?恩……推演的含义本就是以一个时间为原点,向下模拟事情的发展,可没有要求非要以当前为起点……重启灵气复苏,说成推演也没问题……只是……以前可没这样啊……”

    程林哭笑不得。

    继而重新咀嚼了下这次推演刚开启时候的旁白话语,隐约感觉,这次灵气重新复苏,或许会与现实中发生的有所区别。

    镇定了下心神。

    程林洗了把脸,回到了客厅。

    坐在沙发上开始仔细梳理现状。

    “毫无疑问,我现在重新变成了个普通人,不仅是修为全失,而且就连身体获取的那些增幅与加强也都退回了原点,所以才会产生如此强烈的虚弱感……毕竟我早已适应了六品境的身体强度,一下子退回来,不适应是正常的。”

    “两年前……按照我知晓的信息,这个时间点,灵气应该已经开始复苏了,只不过非常微小,觉醒者也极少极少……恩,应该已经复苏了差不多一年了,再过一年多,在我高三下学期刚开学的时候,灵气才发生了大范围的提升,那段时间,全世界觉醒者井喷,无法遮盖,各国政府这才公开了灵气复苏的事实……”

    “而现在,世界还没有什么变化,特理司也压根没影,觉醒者寥寥无几,仅有的那些,估计也处于国家的控制下。”

    程林揉了揉自己稚嫩的脸庞,深深吐出一口气,对现状有了个明确的认识。

    至于他自己,目前应该是刚上高二,上学期。

    月份在九月,刚开学。

    站起身,程林尝试适应这具身体。

    好在毕竟是自己的身体,虽然小了些,但适应起来也不难。

    程林记得自己的身高就是在高二才长起来的。

    他发育比较晚,所以虽然只是两年前,但身材差距极大。

    更不要说经过灵气改造后的体魄完全不是现在这具孱弱的身体可以比拟的。

    至于气质……恩,生着这么一张青涩稚嫩的脸孔,六品境的强者气质算是彻底毁了……根本驾驭不起来……

    “唉。”

    无声叹了口气,程林开始打量房间。

    的确是两年前的布置,房间里空荡荡的,有些乱,在电视柜上还摆放着一个相册,里面是一张撕掉了三分之一的全家福,上面是程林与一位温婉的女性。

    看着照片,程林沉默了下。

    这个时间点,正是他母亲意外出车祸去世不久,也是从打这时候起,原本就有些内向的他更加孤僻,在接下来的一年多,差不多两年里一直没走出来,所以显得不合群。

    无声叹了口气,程林伸手将相册转了下,让正面朝向墙壁,不想多看。

    终归只是虚假的剧情,以他如今的阅历,不会太沉浸在这种情绪里。

    “接下来,该做什么?等着世界变化?”

    程林等了下,见旁白没有出来提醒,便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七点多,周一。

    “额……我是不是该去上课?”

    程林愣了下,意识到自己应该做的事。

    犹豫了下,程林拎起自己的书包,然后推开家门,沿着记忆,向学校走去。

    ……

    宁城不是什么大城市,程林上的学校也不是寄宿式的,好在距离学校很近,所以每天走路上下学。

    依照着记忆,他在附近早市的早点摊买了两个包子,填了下肚子,之后很快踏着清晨的阳光来到了宁城一高的校门前。

    这时候,校门口已经有很多学生进入了,程林看了眼门卫,又看看身旁那些高中生,有些不习惯地扯了扯身上的校服,走了进去。

    继而略显生疏地进了教学楼,来到了高二3班的教室外。

    这会,教室里已经有很多人了,班主任还没到,这属于早自习的时间,不过因为只是高二,距离高考还远,所以大家都还没有那股子紧张劲,只有前排的少数几个优等生在看书,背单词,剩下的大多在聊天。

    程林进来的时候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便自顾自去了自己的课桌坐下。

    刚坐好,就听前面几个同学在唉声叹气,讨论着上周六开学考试的事。

    “这回惨了,我暑假都把学的忘光了,等成绩单下来,我妈又得说我了。”

    “一样一样……唉,我连暑假作业都是开学现抄的,不过想开点嘛,大家不都一样么,我就不信谁能考好。”

    一个男生满不在乎地说。

    旁边一人幽幽道:“那可不一定,你看看隔壁班,别的不说,宋珺肯定还是第一。”

    “人家是学霸,是要考清北的……能一样么……”

    程林坐在椅子上,听着同学们的议论,脸色渐渐变得古怪起来。

    心说宋珺未来还真不是你们想的这样……当然,优秀还是那么优秀……

    不过看着这群青涩的少年人,程林也生出了许多感慨,对照他们,仿佛能看到两年前的自己。

    “哎,大家听说没有,昨天晚上的那个新闻?”

    突然,一个大嗓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程林望过去,便看到了刚刚走进教室的孙骁,九月初还热着,他穿着一件篮球服,大大咧咧把书包一扔,然后兴奋地问道。

    “新闻?啥新闻?”孙骁这一嗓子顿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啊,你说的不会是那个柳树杀人事件吧?”突然,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开口说。

    “对,就是这个!你也看了?”孙骁兴奋道。

    其余学生,有的恍然大悟,有的还没听懂,高中父母管得严,很多学生手机都上交,或者压根没有,平常接触新闻的渠道不多。

    程林愣了下,皱起眉头,在他的记忆中,高二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柳树杀人的新闻……不过也说不好,可能是他忘了什么的。

    不过等听完孙骁讲述的事,他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按照新闻的说法,是昨天网上有人曝光,说在路上遇上了一个吊死在柳树上的人,并报了警。

    起初是以为自杀,但仔细看了后发现不对劲,那柳树没有人为打结的迹象,并且最诡异的是,一部分柳树枝条竟然刺破了死者的身体,进入了血肉中,仿佛在吸取鲜血一般,很多枝条都变成了血红色。

    “假的吧?这肯定网上有人瞎编的……”

    “就是,我估计是拍戏的,或者恶作剧,柳树还能杀人?还吸血?”

    不少同学都摇头,觉得这新闻太假了。

    也有的在认真分析,说可能是杀人犯将尸体挂在了柳树上之类的。

    也有些女生,一脸害怕,却又兴奋地议论,说可能是鬼啊什么的。

    “哎,程林,你觉得呢?”忽然,孙骁看向程林,问道。

    程林坐在课桌后,闻言微微一笑,那张稚嫩的脸庞上浮现些许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猜……可能是那柳树成精了吧。”

    ——

    ps:这次推演可能比上次稍微长一些……恩,可能…… ( 百万可能 http://www.qqxs2.com/11/11153/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