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吴逵

文 / 二子从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六百章吴逵

    石门山下,折克柔看着远处行来的旗牌,心中正自将他与自家弟弟折克行做比较。

    折家乃后魏道武其裔,鲜卑之后,世居府州,“内屏中国,外攘夷狄。”

    从太山公折宗本,被晋王李克用起为河东节度使,功封上柱国开始,折家世世代代,为国守边,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和西夏不同,后周建立后,折家奉土来归,请迁内地。朝廷以其熟知边情,不许,厚加赏赐,命守边蕃。

    宋夏东部边境的战事,折家人一般都是担任前锋。

    如今的折家家主,是折克柔的叔叔折继祖。

    西夏人入寇环庆时,折继祖和自家弟弟折克行从河东出师救援,抢占葭芦川,斩敌四百,招降千户,获得马畜上万。

    折克行从小“未冠而勇,驰射不习而能。”“众谓之将种。”

    折继祖有眼病,这次战役主要是折克行在指挥。

    折克行表现耀眼,原来除了英勇,谋略也是非凡,竟然是难得的统帅之才。

    诸老将相顾庆贺,曰“真折太尉子也!”

    然而如今看到前方骑在马上,身着紫袍,前后七十骑军护卫的年轻人,折克柔有些头晕。

    比起自家弟弟,这才是真妖孽。

    拍马上前,翻身下鞍:“克柔见过大帅。”

    这个称呼很奇特,不过苏油是经略使,相当于战区司令,的确也可以用这个称呼。

    大宋官场重文轻武,大家一般都遵照习惯叫苏油学士,或者经略学士,很少有直呼大帅的。

    苏油下马,看着山上,对折克柔问道:“他们都在山上?”

    折克柔说道:“是,末将追到这里,说服了部分军士,他们表示誓不为乱,于是送往后方编管。剩下的……”

    说完摇了摇头。

    苏油问道:“还有多少人?”

    折克柔说道:“大致千人。”

    林广说道:“学士,瓮中之鳖而已,一鼓可下。”

    苏油沉吟良久,终于开口:“我知道你们的心思,广锐军到了此处,已是走投无路,陷入绝境。”

    说完疾言厉色:“但是他们本是你们的袍泽!战友!不该是你们拿去邀功请赏的本钱!”

    “广锐军叛变,不是一都人马,一个都虞候,一个经略使的耻辱!是整个西军的耻辱!皇宋的耻辱!”

    “他们为什么会叛?你们不清楚吗?真不清楚吗?!”

    “李信之败,就是山上的吴逵,收容落难的袍泽,这才有机会揭发了李复圭的罪行,给西军挽回了脸面!”

    “永兴军路的军风,难道就是这样?曾经挽回西军名誉的同袍,如今被逼得走投无路,你们不惋惜?不痛心?!不同仇敌忾?!”

    “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就是要监督你们,但凡敢杀一个降卒,我苏油必让他落职编管,勿谓言之不预!”

    林广和折克柔面面相觑,两人本来都打定主意佯装安抚,事后找地方将降兵全部干掉的。没想到苏探花对西夏人那么狠,对山上这些叛贼,却如此妇人之仁。

    这仗没法打了!

    苏油看了看周围,对王中正说道:“上次调查李复圭,你与吴逵有过交集是吧?”

    王中正点头:“是。”

    苏油说道:“那能麻烦监军,上去通知吴逵一声不?就说我到了,有什么冤屈,自管说来。”

    王中正其实对苏油这做派很不感冒,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砍了不就完事儿?

    苏油也知道王中正是怎么想的,说道:“永兴军路迭遭寇略,如今兵力不足,广锐军九指挥四千人,还有家属,难道这近两万人,还能尽数杀了?陛下会同意?”

    王中正想了一下:“学士所言有理,那我去。”说完上山去了。

    不一会儿,王中正回来:“吴逵说,全大宋他谁也信不过,只信得过苏学士。他自知不活,但是要亲自见你,痛陈冤屈。”

    苏油叹气,对孙能说道:“那干臣陪我一起上去吧。”

    林广和折克柔大惊:“不可,大帅乃方面重臣,岂可接近叛贼?他们都是亡命之徒,万一伤了你,陕西怎么办?”

    苏油用马鞭指着山上:“那里有所半山草亭,这样,双方军队都不靠近,我只带孙能,与吴逵在那里相见,双方都能看清,也少些顾忌。”

    林广和折克柔还想劝解,苏油说道:“我意已决,烦请监军再去,与之商议,看如此行不行。”

    王中正再次去了,不一会,和一个壮大汉子下到半山草亭,汉子在草亭边看着山下,王中正独自下来,对苏油说道:“学士,那便是吴逵。”

    苏油摘下自己的长翅官帽,换上一个轻便的软翅幞头,让会面显得不那么正式,对孙能说道:“走吧。”

    孙能从苏油马鞍旁取下装着赵顼转轮铳的小皮包,斜背在自己身上。

    来到山亭,一个身材长大,衣衫褴褛的汉子噗通跪倒:“广锐军都虞候吴逵,拜见经略学士。”

    苏油问道:“都虞候,还当自己是大宋军人吗?”

    吴逵抬头,虎目含泪:“小人自问赤心为国,麾下广锐军将士,每日拿着三升杂粮,一百咸菜钱,整整在环庆奔劳了半年!”

    “我们没有任何对不起大宋的地方,倒是小人想问经略学士一句:大宋,当过我们是军人吗?!”

    苏油不禁有些语塞,有些羞愧。

    吴逵说道:“夏狗寇略环庆,广锐军就在一线,可是我们砍下的人头,都给那狗日的王文谅当做自己的战绩给吞了!”

    “战后学士你调剂给环庆诸军的军马,本来广锐军当有两百匹,可那王文谅说我们广锐骑军在环庆之战中没有功劳,骑术不精,不但学士给我们的马被他夺去,就连原有的战马,也全部抢走,分给了蕃军!”

    “种五郎要打银州,大冬日里修造抚宁城,王文谅派我们去,却连冬衣都不给发。有些兄弟,甚至冻掉了手指脚趾!”

    “修好城回来,不得休息,不给给养,不补军器,不发俸禄;韩绛不分青红皂白,便拿我下狱。”

    “要不是兄弟们将我救了出来,我都不知道狗官竟然还要杀我!还要派广锐军去救援种五!这分明是让我们送死!”

    “学士,兄弟们哪里是反?实在是被韩绛那狗官,和王文谅那个奸贼,逼得走投无路了啊……”

    苏油面色越来越铁青:“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他为何要这样做?”

    吴逵恨恨地道:“之前李信的冤狱,也是这个王文谅撺掇李复圭搞出来的!我收拢败军,扫了他的面子!他就视我如眼中钉肉中刺!”

    苏油将吴逵扶起来:“这件事情我正在查,不过如今因为你们叛出庆州,韩公回延安上书自劾;啰兀城,抚宁城已然失守,种谔也在待罪。永兴军务,已由我接手。”

    “宋律对待军士造乱,处置极其残酷,你们怎么不好好想想?!”

    “你大可以派军卒来渭州求救啊,既然种家四郎的冤屈由你得申,种诂种珍,能不给你面子?”

    “如今大错已然铸成,我只能尽力,却不能保证救得了所有人,尤其是你。” ( 苏厨 http://www.qqxs2.com/11/11110/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