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浪妇勾引

文 / 闻松听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28 浪妇勾引

    韩玉秀一回来,刘老锅马改娃都走了,刘弯弯也去找小伙伴耍了,刘铁柱蹲在院子里磨杀猪刀,屋子里的韩玉秀听到了磨刀声,急忙出了屋子。

    韩玉秀问道:“铁柱,你磨刀弄啥?快放回去。”

    刘铁柱说道:“杀猪。”

    韩玉秀说道:“不逢年过节的,哪有猪杀啊?听嫂子的话,赶快放回去。”

    刘铁柱不说话了,两只手用力磨刀,韩玉秀赶过来,想把刘铁柱的杀猪刀抢走,没想到刀口划伤了韩玉秀的手。

    韩玉秀呀的叫了一声,脸上显出了痛楚的神情,刘铁柱急忙把韩玉秀的手抓过来,把她受伤的手指含在了嘴里,尝到了鲜血的咸味。

    韩玉秀脸微微红了,想把手指抽回来,可是刘铁柱的力量很大,根本没办法抽回来。

    韩玉秀盯着刘铁柱,说道:“铁柱,听嫂子的话,别去找冯大牛。”

    刘铁柱继续吮吸着韩玉秀的手指,也盯着韩玉秀,最后视线落在了韩玉秀的胸膛上,唾沫和她手上的鲜血一起咽了下去,轻轻摇了一下头。

    韩玉秀娇羞起来,轻声说道:“铁柱,你不听我的话,我以后就不对你好了,你也别想乱看了。”

    刘铁柱吐出了韩玉秀的手指,说道:“我不是想杀冯大牛,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不然,以后他还得欺负你。”

    韩玉秀说道:“铁柱,你放心,嫂子这东西,以后谁也别想了,就是长蛛蛛网了,谁都别想动一下。”

    刘铁柱听了这话,心里一动,说道:“那我听你的,让冯大牛在张(张狂)几天,等下次再敢动你,我就让他吃饭的家伙搬家。”

    韩玉秀说道:“那把杀猪刀给我。”

    刘铁柱把杀猪刀递给了韩玉秀,很自然在她胸口看了一眼,既然韩玉秀刚才说了,他只要听韩玉秀的话,就可以放开看她的胸口,有了机会,就多看几眼吧,韩玉秀看到刘铁柱的目光,还故意挺了一下胸,算是对自己刚才答应过的事的一种承诺。

    韩玉秀提了刀,回到了房间里,把杀猪刀藏进了炕洞里,对着刘拴柱说道:“拴柱,铁柱要去找冯大牛拼命,谁杀了谁都是要命的事,万一出了事,看你咋办。”

    刘拴柱说道:“你把咱们的事都给铁柱说了啊?”

    韩玉秀没好气说道:“我不说他也能猜到,看你做下的这事,害得一家人不得安宁。”

    刘拴柱说道:“你不是把铁柱劝下来了吗?”

    韩玉秀说道:“我现在是劝下了,可还能一步不离跟着他啊?万一他背着我去找冯大牛咋办?”

    刘拴柱叹息一声,说道:“这狗日的,毛还没长齐,哪敢去找大牛啊,那还不是白给吗?别在给我惹事了。”

    刘铁柱把杀猪刀给了韩玉秀,但找冯大牛拼命的心还没死,出了门找了一块顽石(青石块),攥在手里,就去了冯大牛家。

    冯大牛在陈大龙家耍钱还没回来,只有胡艳妮和冯喜在家,刘铁柱进了她家门,没看到冯大牛,黑着脸说道:“嫂子,大牛人呢,快叫大牛出来。”

    胡艳妮说道:“铁柱,找你大牛哥干啥?”

    刘铁柱说道:“还能干啥?我要杀了他,他打了我哥,弄了我嫂子,这事咋能就这么算了?”

    胡燕妮说道:“这两个批嘴长的,这事咋能给你说啊?铁柱,这事我们已经处理过了,你就别掺和行不?”

    刘铁柱生气地说道:“放屁,我要是弄了你,也就这么算了啊?快让大牛出来!”

    胡艳妮说道:“铁柱,嫂子这是为你好,大牛是个二锤子,生巴娄(没烧熟的意思),你和大牛打起来,最后吃亏的还是你,别寻大牛了,赶快回去。”

    刘铁柱说道:“他二,我比他还二,我今天就让他知道,他是人怂变的,我也不是尿泥捏的。”

    胡燕妮说道:“铁柱,嫂子这是为你好,千万别去寻大牛,你要出气,在嫂子身上出气也行。”

    刘铁柱说道:“我还嫌你是个敞口子,四处漏风。”

    胡艳妮笑了起来,说道:“铁柱,你还懂这个啊?嫂子下边紧着呢,保证把你夹得紧紧的。”

    刘铁柱说道:“我就是弄,也要找个黄花姑娘啊,把我的第一次给你,那我吃亏就吃大了。”

    胡艳妮风骚地一笑,说道:“铁柱,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啊?前几天你来我家还气管子,看到嫂子下边了吧?看你馋的涎水都要流下来了,你长这么大,还没跟女人弄过吧?”

    刘铁柱不好意思起来,说道:“嫂子,我,我……”

    胡艳妮说道:“别我了,弄这事很受活的,你想受活了,嫂子就让你受活,保证你弄了一次,还想弄第二次。”

    刘铁柱是很想弄这事,但不想跟胡艳妮弄,王小丫王青,还有榆钱兰兰,那些姑娘娃哪一个让他弄他都弄,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这个烂婆娘。

    刘铁柱不想在这待了,要去找冯大牛,胡艳妮站在门口,挺起胸拦着刘铁柱,带着笑眯眯的神情看着他。

    胡燕妮说道:“铁柱,想不想摸嫂子的奶子?”

    刘铁柱在胡艳妮的胸口看了一眼,喉咙动了一下,咽下一大口唾沫,胡艳妮奶子很大,圆圆的挺挺的,他一个手肯定抓不完,要是放在往常,他一定会毫不顾忌上去抓几下,但现在发生了打拴柱弄玉秀的事,刘铁柱对胡燕妮就不感兴趣了,把她当成了灾星。

    刘铁柱按下想摸她的心思,说道:“我不想。”

    胡艳妮风骚地笑着,说道:“铁柱,你别骗嫂子了,嫂子知道你想摸了,你要是想摸了,嫂子就让你摸,保证不给你大牛哥说,咋样?”

    刘铁柱说道:“我哥就是让你勾引的,你现在还想勾引我,我就是去摸母猪的奶,也不会摸你的奶。”

    胡艳妮不恼,仍笑着说道:“有志气,嫂子是喜欢你才让你摸的,其他谁想摸,想死他都不行,嫂子的奶很软活的,不信你来摸摸。”

    胡艳妮说完,用手抖了一下奶子,那一对奶子就颤呼呼动起来,这下可要了刘铁柱的命了,他天生的手贱,看到大奶子就手发痒,就想冲上去摸几下,现在胡艳妮这么勾引他,要想让他拒绝,那太难了。

    今天刘铁柱是鼓着劲来的,这股劲要是松了,见到冯大牛也没有怒火了,他知道今天自己是来干啥的,就

    是要摸胡艳妮的奶子,也不能现在就摸。

    刘铁柱和自己对抗着,终于把心里的邪火给压了下去,说道:“艳妮嫂子,你这奶我不稀罕,快让我走。”

    胡艳妮挡在门口,看到刘铁柱都动心了,没想到到关键时候,他又成松沟子(下软蛋,放弃)了,解开了衣服扣子,露出了白花花圆滚滚的奶子,说道:“铁柱,你看嫂子这奶白不白?”

    刘铁柱看了一眼,眼前就让她的大白奶给晃晕了,手指动了一下,就想伸出去在这东西上抓几下,但他还能控制住,知道自己只要抓下去,就不能找冯大牛报仇了,拴柱就让冯大牛白打了,嫂子也就让他白弄了。

    刘铁柱说道:“艳妮嫂子,快让开,别让我看不起你啊。”

    胡艳妮说道:“铁柱,嫂子可是让你白摸白弄的,你就一点想法都没有啊?”

    刘铁柱说道:“别说白摸白弄,就是给我找钱我都不摸不弄,你让不让?不让我就下手了。”

    胡艳妮说道:“我就不让,你有本事从我裤裆钻过去。”

    刘铁柱过来,横抱起胡艳妮,把她抱到了炕上,然后使劲一扔,把胡艳妮扔到了炕上,然后大步流星走了。

    胡艳妮腰让摔疼了,坐了起来,说道:“这狗日的,脑子有病啊,白让占便宜都不。”

    刘铁柱出了胡艳妮家,就到处寻找冯大牛了,他想着冯大牛平时爱去陈大龙家耍钱,就去陈大龙家找他。

    陈大龙说起来是陈满堂的本家,在老爷(曾祖父)辈上和陈满堂的爷是亲弟兄,分家的时候,两家大打出手,以后关系就闹得很僵,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

    陈满堂继承了祖上传下来的诗书传家理念,家里的人几乎都上过学念过书,可陈大龙家这一脉从不读书,喜欢上了赌博耍钱,上行下效,到了陈大龙这一代,比他的爷爸更加厉害了,几乎天天都开有场子。

    别的家族开枝散叶,人丁兴旺,但这两家姓陈的,好几代都是单传,这陈大龙家开了赌场,把村里男人勾的不得安宁,那些女人暗地里都在骂陈大龙断子绝孙,但骂归骂,陈大龙还是我行我素,别人也奈何不得。

    这天,陈大龙家聚了十几个人,正在耍钱,冯大牛也在其中,他回家取钱撞到了刘拴柱和胡艳妮,打了刘拴柱,弄了韩玉秀,拿了钱来继续赌,没想到手气来了,买单就是单,买双就是双,一下赢了一百多块。

    就在这时候,刘铁柱怀揣着顽石进来了,看到了正眉飞色舞往怀里搂钱的冯大牛,二话不说,举起顽石在冯大牛的头上砸了一下,冯大牛头翁了一声,那血就从头上漫了下来。 ( 荒村野欲:那些疯狂偷情的岁月 http://www.qqxs2.com/10/10276/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