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想跳崖自尽

文 / 闻松听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27 想跳崖自尽

    在当地,人们对叔嫂之间有几句俚语,一句叫嫂子的沟蛋子,有兄弟的一半子,还有一句叫兄弟不日嫂,树上不结枣,认为叔嫂之间即使有了那事,也是见怪不怪天经地义司空见惯的。

    还有一个村,弟兄两个的,家里穷不能给两个人都娶上老婆,最后两人就共用一个老婆,传出来大家也是哈哈一笑。

    但在百里村,有了陈满堂,有了那块刻着村规民约的石碑,人们对叔嫂之间的那种事,认为是违背人伦的,也没谁敢做出这种叔嫂乱伦的事来。

    但表面上没做,不证明心里不想。

    刘铁柱就一直对自己的嫂子想入非非,别的村都有兄弟两人共用一个老婆的事,百里村为啥就不行啊?

    刘铁柱对韩玉秀一直有想法,可是韩玉秀没有,昨天下大雨,家里没人,刘铁柱就对韩玉秀表明心迹,但让韩玉秀拒绝了,犹如扇了他一个耳把子,一下把刘铁柱给打蒙了。

    现在自己又看到韩玉秀一对大白奶,又看到韩玉秀在狠揉自己的奶子,刘铁柱心里的邪火又死灰复燃了。

    刘铁柱的交裆有了变化,那小钢炮扬起了炮口,急需要找一个目标,好好发射几炮。

    韩玉秀把自己的奶子和交裆都搓得麻木了,又在水里待了一会,这才从水潭里站了起来,露出了全身,这下刘铁柱的视线从她的奶子,移到了她的交裆,不眨眼盯着她的那簇软毛。

    韩玉秀找到自己衣服穿上,很快就盖住了娇嫩的白肉,刘铁柱看不到好看的东西了,眼神暗淡了下来。

    韩玉秀穿好了衣服,没想着回家,而是向山坡上走去,刘铁柱不明白了,都到下午了,洗澡也洗完了,不回家还要去干啥啊?难道嫂子有了野男人了,好洗干净了去找野男人快活去啊?

    刘铁柱心里不高兴起来,心里埋怨韩玉秀,在自己面前装的一板正经,其实是这种人啊?就是想快活,也不能找外人啊?忘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啦?平时就是把屎尿尿,也要到自己的茅厕自己的地里,到了这事上就忘了?

    如果自己猜测是对的,那今天一定要冲了他们的好事,不能让自己的嫂子和外人有这种丑事。

    韩玉秀钻进了树林,刘铁柱悄悄跟在了后边,在韩玉秀爬山坡的时候,那滚圆的大沟子就对着刘铁柱,逗弄的他心里油油火一会灭了,一会又蹿起来了。

    韩玉秀爬到了山坡上的一个土崖,这里已经是最高了,下边就是一个断崖,从这里能看得到百里村的全貌。

    就在刚才,韩玉秀在水潭边洗澡的时候,她萌生了死的念头,她娘家都是本份的老实人,小时候,爸妈就教她规规矩矩的,等长大了,长漂亮了,村里有些男人勾引她,她从没动过心,就是心里痒痒了,想那事了,也就是用自己的手抠抠,一直到嫁给了刘拴柱。

    她一直守身如玉,也看出了刘铁柱对自己的想法,要是换到别人,说不定就给了刘铁柱了,可她是韩玉秀,不是别人,连刘铁柱都没给,竟然让自己最讨厌的冯大牛给弄了。

    这屈辱让韩玉秀钻了牛角,感觉到自己再没脸活在人世了,就想一死了之,死了,啥都不想了,韩玉秀又想起了刘珍,在这个世上,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女儿,自己死后,她会不会受罪啊。

    韩玉秀站在断崖上,眼睛模糊了,只要她的脚向前跨出一步,这一切的烦恼,屈辱,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她闭上了眼睛,汪在眼眶里的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滚落下来。

    就在韩玉秀要纵身跳下的瞬间,她被人拦腰抱住了,她睁开了眼睛,想看到抱住她的人是谁,没想到刘铁柱抱住了她。

    韩玉秀挣了几下,说道:“铁柱,你放开嫂子,让嫂子跳下去。”

    刘铁柱把韩玉秀抱到了后边的草地,说道:“嫂子,有啥想不开的,要从这跳下去啊?”

    韩玉秀哭着说道:“你别问了,你快放开我,我不想活了,我要跳崖。”

    刘铁柱的胳膊紧紧勒着韩玉秀的腰,说道:“嫂子,就是天塌下来了,也不能跳崖啊,你说,是不是我哥欺负你了?我回去就把他腿打断,给你出气。”

    韩玉秀不在挣扎了,伤心地说道:“铁柱,我让冯大牛给糟蹋了,我没脸再活下去了,你让我死,我死了干净。”

    刘铁柱目呲欲裂,骂道:“狗日的冯大牛,连我的嫂子都敢糟蹋,看我不活劈了你。”

    韩玉秀摇着头,说道:“铁柱,你杀了他,你还能活吗?我不想让你去找他,我不想让你出事啊。”

    刘铁柱说道:“嫂子,这事你别管了,我就是不杀了他,也要卸下他一条腿,看他以后还敢不敢。”

    韩玉秀说道:“铁柱,你还认我这个嫂子吗?你要是认,就听我一句劝,千万别去找大牛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刘铁柱呼呼喘气,说道:“嫂子,咱们不能让这狗日的骑在头上把屎啊?今天饶了他,以后他止不住还能弄出啥事来呢。”

    韩玉秀说道:“铁柱,这事你哥也有份,是他先招惹胡燕妮的,他去找了胡艳妮,让冯大牛给逮住了,让人家用麻绳五花大绑,我要不去,你哥就让冯大牛给杀了。”

    刘铁柱说道:“这狗日的,放着嫂子这么好的人,却去找那个敞口子(宽松,口大里小),我回去先教训他。”

    韩玉秀说道:“铁柱,我们的事,你就别管了,你越管越乱,以前我对你哥还有心,想对他好,可出了这件事,我已经没那个心了,我就是不死,也不能在这个家待了。”

    刘铁柱说道:“咋啦,你想和我哥离婚?”

    韩玉秀伤心地说道:“铁柱,你说我还有脸待在这个家吗?不离婚又能咋样?”

    刘铁柱瓮声瓮气说道:“我不让你走。”

    韩玉秀看了刘铁柱一眼,不由百感交集,她明白刘铁柱对自己很依恋,也很想留下来。可是她无法再去面对刘拴柱了。

    韩玉秀说道:“铁柱,嫂子已经决定了,今天就走。”

    刘铁柱猛地抱住了韩玉秀,说道:“嫂子,我不让你走,以后我要是看不到你,那我一天咋过啊?还不难受死了?答应我,别走行吗?求你了。”

    韩玉秀身体颤栗起来,一颗心也狂跳不止,说道:“铁柱,快放开我,你抱着我像咋回事啊?”

    刘铁柱说道:“我就想抱着你。”

    韩玉秀说道:“你松开,小心让别人看到。”

    刘铁柱说道:“那你答应别离开家,你答应我就答应。”

    韩玉

    秀的余光一扫,已经看到一个放羊的老头,赶着几只羊向这边走了过来,急忙说道:“我答应,你现在就放开我。”

    刘铁柱放开了韩玉秀,说道:“嫂子,你跟我回家。”

    韩玉秀说道:“我还想在这待一会,你先回去吧。”

    刘铁柱不放心她,说道:“那不行,我要你一起跟我回家,回到家,我心里才踏实。”

    韩玉秀无奈说道:“铁柱,真拿你没办法,拉我起来。”

    刘铁柱和韩玉秀下了山坡,一起回到了村子里,走进了院门,这时候,刘老锅马改娃刘弯弯已经回到了家里,他们知道刘拴柱受伤,但不知道为啥受伤,都在忙着照顾他。

    韩玉秀一进门,其他人就走了,她看到了刘拴柱胳膊上的夹板,才知道他伤得很重,想说几句安慰的话,但一想到刘拴柱和胡艳妮的事,就说不出口了。

    刘拴柱看到韩玉秀回来了,心里提起的石头才落地了,说道:“玉秀,快给我说说,狗日的冯大牛弄了你多久?”

    韩玉秀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你问这个干啥?”

    刘拴柱说道:“你是我老婆,我咋能不问啊?快给我说说,他弄你弄了多久?”

    韩玉秀说道:“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婆啊?刚才呢?”

    刘拴柱说道:“刚才我也不愿意,可我没办法啊,玉秀,我让冯大牛给打了,老婆也让他弄了,我这口气咋咽得下去啊?”

    韩玉秀哼了一声,说道:“你这都是自找的,你要不是招惹胡艳妮,会有这事吗?你弄胡艳妮的时候,就该想到这后果。”

    刘拴柱说道:“我没弄,我那东西起不来,咋弄啊?冤枉死了。”

    韩玉秀说道:“你没弄?你没弄冯大牛会把你绑起来?少在我面前装。”

    刘拴柱说道:“我真没弄,谁骗你谁不得好死,我就让她给我吹牛,想把我牛吹起来。”

    韩玉秀拿起了枕头,砸在了刘拴柱身上,气呼呼说道:“这还不够啊?你让我吹,我就吹,你还去让胡艳妮吹,你这不是头枕在茅坑沿上找死吗?我就不该去冯大牛家救你。”

    刘拴柱说道:“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我再不招惹胡艳妮了,一心一意跟你好。”

    韩玉秀说道:“晚了,以后想让我对你就好,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刘拴柱说道:“玉秀,我已经给你回话(道歉)了,你就饶了我这次吧,来上炕,让我搂一下。”

    韩玉秀说道:“以后想搂了,去猪圈里搂,我的身子,你以后再别想碰了,咱们之间,算是彻底完了。”

    刘铁柱回到家里后,就开始翻箱倒柜找东西,最后找到一把生锈的杀猪刀,在磨刀石上磨了起来,等家里寂静起来,韩玉秀听到了霍霍的磨刀声,不由吓坏了,这个二球磨刀,该不是要去找冯大牛拼命啊? ( 荒村野欲:那些疯狂偷情的岁月 http://www.qqxs2.com/10/10276/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