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苞谷地

文 / 闻松听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18 苞谷地

    刘铁柱轻轻放下手里的石头,悄悄走进了苞谷地里,向发出声音的地方张望,看到一幕香

    艳的场景,不由得心慌气短,心跳加速,下边的东西也怒长起来。

    苞谷地里的女人是谁啊?原来是蔡婶,蔡婶今天来苞谷地锄地,没想到一只蚊子在她的交

    裆叮了一下,正叮在交裆的肉豆豆上,这下可要了蔡婶的命了,她一边锄地,一边用手抓抠着

    交裆,抓着抓着,就春心荡漾起来,把心里沉睡十多年的春虫都给唤醒了。

    蔡婶在无心锄地了,解下了裤子,露出了交裆,两只手轮番抠挖着那里,可是手指长度有

    限,不能够到最里面的痒处,情急之下,蔡婶就伸手掰了一个苞谷棒子,剥掉了上面的绿皮,

    撕掉棒子上的毛胡子,就对着自己的交裆捅了起来。

    苞谷棒子又粗又长,还很坚硬,比起男人的东西强多了,这下蔡婶解渴了,使劲用苞谷棒

    子捅着那里,一只手困了,又换上另一只手,一会就把自己弄得哼哼唧唧起来。

    蔡婶咋也想不到,自己在尽情享受的时候,还有一双眼睛不眨一下,在贪婪地看着她。

    刘铁柱咋会对蔡婶也动情了啊?蔡婶人长得好,丰满结实,胸前那一对奶子就像探照灯,

    沟蛋子又圆又大,只要她从村里走过,村里那些男人的眼珠子都要掉了。

    蔡婶这一辈子只生养过一个女子,就是王小丫,男人也在十年前病死了,她结婚结得早,

    今年也就三十七岁,对那事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这几年清心寡欲,一心抚养王小丫,没想到

    今天一只蚊子,勾动了她的春心,压抑了十多年的欲望像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了。

    蔡婶就这样弄了七八分钟,直到把交裆捅的发麻发酸了,那阵痒痒才过去了,拔出了苞谷

    棒子,站起身想起来,没想到她蹲的时间久了,在站起来的时候,脑供血不足,两眼发黑,身

    子一软,晕厥在地上。

    这下刘铁柱不知如何是好,偷偷溜走吧,蔡婶晕倒在这里,万一钻出来一头野猪,那蔡婶

    就成了野猪的美餐了,蔡婶白皮细肉的,要比啃那些苞谷棒子好吃多了。

    刘铁柱在做了简短的犹豫之后,决定不能不管蔡婶了,不光因为他迷上了蔡婶,还因为她

    是王小丫的妈,自己以后要是能和王小丫成了,这就是她的丈母娘啊,丈母娘耍失手了,有了

    危险,自己不救,那还是人吗?

    刘铁柱急忙到了蔡婶身边,现在先把蔡婶的裤子提上来吧,不过在给蔡婶提裤子的时候,

    刘铁柱还仔细打量了蔡婶的交裆,看看那东西到底有多玄妙,会让男人受活的要死要活。

    蔡婶这东西,和胡艳妮的没多大区别,都是一片茅草下一个肉渠,两边有两片肉唇,再往

    下就是一个小洞。

    刘铁柱看到这个小洞,就想用自己的东西捅捅,可现在蔡婶已经晕过去了,自己要弄这事

    有点不地道,先救人再说吧,如果以后有机会了,那在慢慢品尝一下她。

    刘铁柱抱起了蔡婶,把她的裤子提了上来,系上了裤带,可是蔡婶还没醒过来,怎么办

    啊?掐鼻根,以前刘铁柱见过村里人这样做过,一旦有谁昏了,掐几下鼻根,人就会醒过来。

    刘铁柱把蔡婶放在自己腿上,开始掐蔡婶的鼻根,他看到了蔡婶颤忽忽的大奶子,感觉自

    己头就疼,就想用手去抓,抓抓她的奶子,不算趁人之危吧?常博启一边掐着蔡婶的鼻根,一

    边抓着她的奶子。

    真舒服啊,摸起来肉乎乎的,绵绵的,一只手还抓不完,比抓王小丫的奶子还要舒服,刘

    铁柱享受着抓奶子的快感,就在这时候,蔡婶醒了过来,首先感觉到鼻根火辣辣地疼,下来才

    感受到有人在抓她的奶子,睁开眼看到自己躺在刘铁柱的怀里,是这个小不点在耍弄自己,不

    由羞恼起来,随手就给了刘铁柱一耳把子。

    这一巴掌打得够结实,不光声音响亮,用的力量也大,刘铁柱半边脸火辣辣疼起来,他急

    忙滚到了一边,捂着半边脸,委屈地说道:“婶子,我好心好意救你,你为啥要打我啊?”

    蔡婶生气说道:“铁柱,婶子以前把你当好娃,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瞎啊,趁着我晕过去

    了,来摸我的奶,走,跟我找你妈你爸去,让你妈你爸好好管教你。”

    刘铁柱害怕了,说道:“蔡婶,我真的是在救你啊,刚才我听到苞谷地里有声音,还以为

    野猪啃你家的苞谷呢,进来一看,才发现是你,最后你晕过去了,我又不能走开,就想把你弄

    醒,婶子,求你饶过我这次吧,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蔡婶心里慌乱起来,想着自己刚才用苞谷棒子的丑态,都让这个臭小子给看到了,要是堵

    不住这小子的嘴,让他宣扬出来,自己这十多年就白守寡了,一身的清誉也付之水流了。

    蔡婶收起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说道:“铁柱,你刚才摸婶子的事,婶子可以不追究,但有

    一个条件。”

    刘铁柱急忙说道:“婶子,别说一个条件,一百个条件我都答应。”

    蔡婶说道:“刚才你看到的事,千万不能对任何人说,看到了就当没看到,你能答应婶子

    吗?”

    刘铁柱说道:“刚才发生啥事了?我咋不知道呢?我来就看到婶子在这锄地啊?”

    蔡婶笑了起来,脸上也带着妩媚的神情,说道:“这样就对了,铁柱,我能看出来,你很

    喜欢摸女人的奶子,是不是啊?”

    刘铁柱咽下一口唾沫,说道:“嗯,我一看到女人的大奶子,手就痒痒,就想用手抓

    抓。”

    蔡婶心里动了,既然这小子这么喜欢摸大奶,今天又让他看到了自己的丑态,要是……蔡

    婶为自己的想法兴奋不已,但又一想,自己一把年纪了,这个小家伙看得上自己吗?

    蔡婶犹豫了一下,说道:“铁柱,你既然这么想摸大奶,婶子就让你摸摸,你愿意吗?”

    刘铁柱当然愿意了,有大奶不摸,那才是傻瓜呢,高兴地说道:“婶子,你让我摸,我摸

    完了,你还会赏我一个大耳刮子吗?”

    蔡婶一笑说道:“咋会呢,这也次是婶子心甘情愿让你摸的,当然不会再打你了,你想摸

    就来吧。”

    刘铁柱急忙到了蔡婶身边,盯着蔡婶胸前那两个大肉球,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伸出手压在

    那上面,轻轻地揉了起来。

    蔡婶嫌刘铁柱的手上没劲,自己的手压在刘铁柱的手上,加上力道,刘铁柱明白了蔡婶的

    意思,就用力揉搓了起来。

    就这样揉了几下后,蔡婶解开了上衣,露出了白花花高挺的奶子,刘铁柱一只手抓了一

    个,张开嘴咬了一个,香甜地吃了起来。

    蔡婶心里的毛虫虫又给逗起来了,在她身体里爬着,咬着,一下让蔡婶全身都痒痒了起

    来,挺起了胸膛,抱着刘铁柱的头,使劲按在自己的胸膛上,嘴里发出几声闷哼。

    刘铁柱吃了一会,就谋刷着蔡婶的交裆了,一只手垂下去,在蔡婶交裆摸了一下,蔡婶刚

    才用苞谷棒子杀痒,那东西又酸又麻,已经不敢再碰了,躲了一下,不让刘铁柱动。

    蔡婶说道:“铁柱,婶子那东西不敢碰了,以后你想了还有机会,今天就吃吃奶子。”

    刘铁柱心有不甘,但又无可奈何,不过能有这样的待遇已经很不错了,他手嘴并用,不停

    在蔡婶的大奶上轮番进攻。

    就在这时,苞谷地外想起了脚步声,接着就传来王小丫的喊声:“妈,妈,该回家吃饭

    了。”

    蔡婶和刘铁柱都吓坏了,两人急忙分开,蔡婶慌忙扣上了上衣扣子,说道:“小丫,你在

    外边等一下,妈马上就出来。”

    刘铁柱小声说道:“婶子,你先回,下次想让我吃了,就来找我。”

    蔡婶压低声音:“嗯,那我先回了。”

    蔡婶找到自己的锄头,出了苞谷地向外走,刚走了几步,就觉得交裆酸疼,难受了起来,

    忍着难受走了。

    刘铁柱还待在苞谷地里,最后看到了蔡婶扔掉的苞谷棒子,捡起来,在鼻根下闻了一下,

    闻到一股臊味,急忙扔掉了,也出了苞谷地回家去了。

    一路上,刘铁柱脑海里全是蔡婶的情景,想着自己今天运气不错,不光摸到了王小丫的奶

    子,还摸到了蔡婶的奶子,还看到了蔡婶用苞谷棒子快活的情景,开了大眼界了。

    刘铁柱回到了家里,家里特别安静,有几只鸡在院子的阴凉处窝着,一只公鸡用翅膀圈着

    一只母鸡,最后把那只母鸡踏在了身下。

    刘铁柱进了屋,家里爸妈没回来,刘拴柱也没回来,只有韩玉秀在自己房间里午休,他眼

    睛凑到韩玉秀房间门口看了一眼,韩玉秀背对着门睡觉,身体就像弯弯曲曲的山梁,该高的

    高,该低的低。

    刘铁柱看了一眼后,就回自己房间去了,倒在了炕上,把和自己熟悉的女人在脑海里过了

    一遍,然后闭上眼睛睡了。 ( 荒村野欲:那些疯狂偷情的岁月 http://www.qqxs2.com/10/10276/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