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用手试试

文 / 闻松听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14 用手试试

    刘拴柱和胡艳妮在里面吹得正美,没想到有人到了黑牛家窗外,两人吓得魂都要飞出来

    了,大气不敢出,好似被孙猴子使了定身法,一动不动保持着那个动作。

    外边的响声没有了,里屋的刘拴柱和胡艳妮还是不敢动,又等了几分钟,确信外边的人走

    远了,提起的一颗心也放进了肚子里。

    就刚才那一会,两人的脸上身上让蚊子叮了好多下,蚊子叮过的地方很快就起了包,痒痒

    的难受。

    胡艳妮吐出了刘拴柱的命根子,小声说道:“拴柱,你把老娘害苦了,让蚊子叮了好几

    口,都痒死我了。”

    刘拴柱也说:“蚊子也叮了我,看你找的这好地方,没心情让你吹了,我要回去了。”

    刘拴柱和胡艳妮一前一后出了黑牛的家,然后顺着村中人家的墙根向回走,各自回了家。

    刘拴柱摸黑进了屋,伸手在炕上一摸,就摸到韩玉秀的大白腿,脱下衣服,躺在了韩玉秀

    身边。

    韩玉秀一直怄气,等着刘拴柱回来,这时候找着刘拴柱的耳朵,用力提了起来,说

    道:“好你个拴柱,天黑了还往外跑啊?找哪个野女人去了?快说,要不然我就把你耳朵揪下

    来。”

    刘拴柱耳朵疼,哎呦叫了起来:“玉秀,别揪了,要不换另一个耳朵揪,每次都揪这一个

    耳朵,迟早让你给揪掉了。”

    韩玉秀说道:“你说,你找哪个野女人去了?”

    刘拴柱说道:“我没找女人,我就去村里和几个男人谝,散了摊我就回来了。”

    韩玉秀说道:“你还说没找女人?你身上有一股女人的骚味,老实交代,我还能从轻发落

    你。”

    刘拴柱说道:“我真的没找女人啊,你看我现在这情况,找了女人也弄不成啊,玉秀,你

    放了我的耳朵吧。”

    韩玉秀一听也对,刘拴柱现在算半个废人了,他就是去找了女人又能咋样?就放了他的耳

    朵,说道:“我奶子痒了,快帮我吃几口。”

    刘拴柱说道:“玉秀,是不是想了啊?想了我也弄不成啊?”

    韩玉秀说道:“我知道你弄不成,我想也是白想,刚才有只蚊子学瞎,在我奶子上咬了一

    下,把我痒痒的都快难受死了,快帮我吃吃。”

    刘拴柱一听这话嘿嘿笑了,说道:“这只蚊子够瞎的,叮哪儿不好啊,偏偏叮你的奶子,

    要是在你的下边叮一口,那还不要了你的命啊?”

    韩玉秀说道:“废话少说,快点吃。”

    刘拴柱向下移了一下身体,凑到了韩玉秀的大奶球上,张开嘴咬住一个,就开始吃了起

    来。

    韩玉秀本来是想让刘拴柱止痒的,没想到让他这一吃,大奶子更痒了,还痒到了心里去

    了,牵动着交裆也难受起来,两条腿时而夹紧时而张开,很想有一个大家伙在下边鼓捣。

    韩玉秀呼呼喘着粗气,说道:“拴柱,日你妈的,把我吃难受了,你又帮不了我,我真想

    杀了你。”

    刘拴柱放开了韩玉秀的奶子,改用手抓摸,说道:“玉秀,我也想帮你啊,可我下边起不

    来。”

    韩玉秀带着哭音说道:“那咋办啊?我都要难受死了,你再不帮我,我就一头撞死在墙

    上。”

    刘拴柱说道:“别别,你死了我咋办?我的命根不行,但我还有手啊,我用手帮你。”

    韩玉秀说道:“那好,你先用手试试。”

    刘拴柱的手顺着韩玉秀的肚皮滑下去,穿过那片水草,直接进入到那泉眼里,用手指戳了

    起来。

    刘拴柱的手指能帮韩玉秀解一点饥渴,但是不能解决大问题,韩玉秀泉眼里痒的难受,手

    指没法够到,真想换上擀面杖戳。

    韩玉秀身体里的邪火没办法发泄出来,情急之中咬住了刘拴柱的胳膊,咬上了就没松口,

    疼得刘拴柱杀猪一样嚎叫了起来。

    刘拴柱掰开了韩玉秀的嘴,说道:“玉秀,你咋变成疯狗了,还学会咬人了啊?”

    韩玉秀呼哧喘着气,说道:“我咬死你才好呢,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不争气,害得我受

    罪,我不咬你咬谁啊?”

    刘拴柱说道:“那我现在成了这样子,你让我咋办?”

    韩玉秀伤心地说道:“刚过了一天就这样,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以后的日子咋过

    啊?”

    刘拴柱说道:“我的命根会好起来的,误不了你的好事。”

    韩玉秀抬起一张泪脸,说道:“万一要是好不起来呢?那还不害了我啊?”

    刘拴柱赌气说道:“那你去找野男人,我睁只眼闭只眼。”

    韩玉秀用拳头打着刘拴柱,连哭带闹,说道:“日你妈的,你把我想成啥人了?我就是再

    想,也不会找野男人,我就要你。”

    刘拴柱说道:“你不找野男人,用苞谷芯子也行,那东西大小合适,粗的像木挫,用起来

    比人的还过瘾。”

    韩玉秀说道:“亏你想得出,苞谷芯子能用吗?两天出去,我交裆就血肉模糊了,我不

    管,我要你赶紧好起来,不然我就缠着你,咬死你。”

    刘拴柱说道:“玉秀,你让我好起来,那也得帮帮我啊。”

    韩玉秀说道:“我咋样帮你?”

    刘拴柱说道:“给我吹啊,多吹几次,说不定就好起来了。”

    韩玉秀说道:“我已经给你吹过了啊,晚上吃饭的时候,一想起给你吹的事,我就恶心的

    吃不下饭。”

    刘拴柱说道:“你想让我早点好起来,那就得给我吹,不然,以后受罪的是你。”

    韩玉秀说道:“胡艳妮弄坏的你,你咋不让她帮你吹啊?”

    刘拴柱说道:“我真让她吹了,你吃醋不?你只要点头,我现在就找她吹去。”

    韩玉秀打了刘拴柱一下,说道:“我就随口一说,你还真要去找她吹啊?以后我要是发现

    你和她有啥,我就不活了,临死还得拉上你做垫背。”

    刘拴柱笑着说道:“我也是开玩笑的,我这东西只能让你碰,想好了?想好了就开始吹

    吧。”

    韩玉秀犹豫了一下,嘴巴移到了刘拴柱腿弯,用嘴给那东西吹气,等了一会,才张开嘴吞

    住了那东西,慢慢吃了起来。

    韩玉秀吃了一会,嘿嘿笑了起来,嘴巴也放开了那东西。

    刘拴柱不解,问道:“好好的你傻笑啥啊?”

    韩玉秀继续笑着,说道:“拴柱,我老听人们说吹牛,吹牛,现在才知道吹牛是啥意思

    了,感情吹牛就是这样来的啊。”

    刘拴柱说道:“玉秀,我心里有句话,一直想问你,可又怕你生气。”

    韩玉秀说道:“咱们都是两口子了,还有啥话不能说啊?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刘拴柱说道:“我听人说,男人和女人第一次睡觉,女人都要见红的,可咱们第一次睡觉

    的时候,没见到你的红啊?”

    韩玉秀说道:“刘拴柱,你啥意思啊?你怀疑我跟你结婚前还有其他男人是吧?”

    刘拴柱说道:“那倒不是,我只是弄不明白,人家女人都见红,你为啥没有,这事在我心

    里,总是一个疙瘩。”

    韩玉秀不高兴起来,说道:“拴柱,我是黄花大姑娘嫁到你们刘家的,对得起天地良心,

    可你还不相信我,那好,我现在就走,再也不见你这没良心的东西了。”

    刘拴柱说道:“看看你,我一说你就来了,我就问问,也没说你以前有过男人啊,好了,

    不说这事了。”

    韩玉秀说道:“不,你既然把这事挑明了,那今晚就得说清楚,省得你老看不起我。”

    刘拴柱说道:“那你说是咋回事?”

    韩玉秀说道:“是我自己抠的,我得了一种女人病,交裆痒的厉害,一睡到炕上,就不由

    得想用手抠,把那东西给抠烂了。”

    刘拴柱有点惋惜,说道:“咋能这样啊,一点都不自重,男人最稀罕的就那东西,让你给

    白白糟蹋了。”

    韩玉秀说道:“你别说我,你说你和我结婚前,耍过你那东西没?”

    刘拴柱说道:“没有。”

    韩玉秀说道:“谁说假话日谁他妈,老实说你耍过没有?”

    刘拴柱说道:“耍过,我是男人啊,耍过了就耍过了,不像你们女人,耍的不知轻重,把

    那好东西都耍没了。”

    韩玉秀嘻嘻笑起来:“这样咱俩就算扯平了,以后在不许提这事了,听到了吗?”

    刘拴柱说道:“我不提了,抓紧再吃几下。”

    韩玉秀嘴巴又吞住了那东西,吃了起来,刘拴柱享受着韩玉秀的小嘴巴,在心里把她哥胡

    艳妮做比较,比比两人谁吹得好,最后感觉还是胡艳妮略胜一筹。

    这一晚就这么过去了。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韩玉秀早早起来收拾好吃的,她夜黑没睡好,眼泡都有点胀了,脸皮

    也紧绷绷的,刘老锅也起来了,韩玉秀把吃的给他端过去。

    刘老锅说道:“玉秀,拴柱起来没?今天要下地锄苞谷,过去叫他起来。”

    韩玉秀说道:“爸,让拴柱再睡一会,一会下地我去。”

    刘老锅说道:“一黑那事少弄点,还顾命不?女人要疼自己男人,别一天竟想着那事。”

    韩玉秀心里委屈,想跟刘老锅说说刘拴柱的事,但还是没说出口,就走进了房间,把刘拴

    柱拉了起来。

    刘拴柱说道:“玉秀,让我再睡会。”

    韩玉秀带着气说道:“懒怂,你赖在炕上不起来,咱爸把问题都看在我身上了,以后不许

    睡懒觉了。” ( 荒村野欲:那些疯狂偷情的岁月 http://www.qqxs2.com/10/10276/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