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将错就错

文 / 闻松听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13 将错就错

    韩玉秀说道:“不行,我不是你老婆那种人,不是谁都可以弄的,放我走,不然我真喊人

    了。”

    冯大牛说道:“玉秀,就算我求你了好吗?拴柱和我老婆都能弄,咱们为啥不能弄啊?我

    吃亏,你不觉得吃亏吗?”

    韩玉秀说道:“我家拴柱就不是那种人,我就不觉得吃亏。”

    冯大牛说道:“好好,你到现在还不信啊?有一天我要是让你相信了,亲眼看到了,你答

    应不答应我?”

    韩玉秀说道:“万一有那一天,你不来找我,我都会去找你的,你现在先滚,别让我恶

    心。”

    冯大牛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别忘了就行。”

    韩玉秀回到了家里,气还没消,胸膛一鼓一鼓的,再加上奶子上让蚊子叮了一口,到现在

    还痒得难受,就把手伸进衣服里去抓,刘铁柱看到韩玉秀回来了,急忙回屋里找她。

    刘铁柱走到门口,就看到韩玉秀敞着怀,手不停在肉球上抓抠,那肉球又白又大的,一看

    到那东西,刘铁柱就不住咽口水,要是能摸到这样的大白奶,那该有多好啊?

    现在看到韩玉秀用力抓着那东西,想着是不是她心痒痒了?想弄那事了啊?才会这样自己

    摸自己。

    刘铁柱不忍心打断韩玉秀,就躲在一旁看着,韩玉秀抓了一会奶子,把自己抓得难受了,

    感觉到身体里让蚊子叮了一样,到处痒痒的难受,就连交裆里都痒痒了起来。

    韩玉秀一只手慢慢伸进了裤裆,用手指抠着那里,不抠还不打紧,一抠更加难受了,那水

    就像泉水一样,越抠越多,越抠越痒。

    韩玉秀现在想起了刘拴住,真想让他的东西在里面狠狠鼓捣一阵,但一想到刘拴住的东西

    不行了,嘴里就骂开了:“死拴柱,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就不见人了,你就不行了,以后的日

    子还长着,你让我咋活啊。”

    韩玉秀要是别人,刘铁柱兴许会挺身而出,帮她解决一下问题,可韩玉秀是自己的嫂子

    啊,自己就是再混,也不能干出这种事啊。

    刘铁柱想离开,但是双脚像钉在那里一样,眼睛也好像让韩玉秀用丝线牵着,一直盯着韩

    玉秀看,一会,韩玉秀塞在裤裆里的那只手拿了出来,刘铁柱看到韩玉秀那只手水汪汪的,反

    射着油灯的光。

    刘铁柱几乎要发狂了,自己好像变成了两个人,一个自己要不顾一切冲上去,抱住韩玉

    秀,用自己的东西去顶她,另一个自己要离开这里,不愿意干这种猪狗才能干出的事。

    韩玉秀那阵难过终于过去了,慢慢恢复了正常,只有胸前的肉球还在上下起伏,呼吸还没

    平息下来。

    刘铁柱绷紧的神经也轻松了下来,想着要不要进屋,去问问她找罗大脚的情况。

    就在这时,刘铁柱脚下踩到了一段木头,发出了声响,屋里屋外的人都吓了一跳,韩玉秀

    急忙掩住了上衣,扣扣子的时候,扣子都扣斜了。

    韩玉秀想着门外偷看自己的是刘铁柱,如果是刘拴住的话,他也不可能偷看自己的,但为

    了顾面子,还是叫了一声:“拴柱,屋里没烟了,回来睡吧。”

    刘铁柱不知如何是好,既然韩玉秀把自己当成了他哥,那就将错就错吧,瓮声瓮气说

    道:“哦,我待会再回去。”

    刘铁柱说完就走了,里面的韩玉秀扑哧笑了,这个铁柱,和自己配合的还挺默契的,自己

    叫了一声拴柱,他就应了,不过自己刚才那丑态,已经让刘铁柱全看到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

    形象,就这一下全毁了。

    韩玉秀想着今晚上不能跟刘铁柱说事了,就回了房间睡觉,屋里烟散尽了,蚊子也全熏跑

    了,就是没跑的蚊子,嘴巴让烟熏得肿胀,不能在叮人了,她打开了窗户,尽量让风吹进来,

    可是百里村是一个洼地,平时就没有风,到了夏季,更加闷热。

    韩玉秀脱得只剩下裤衩了,躺在了土炕上,准备睡觉,到了现在,刘拴住还没回来,他去

    了哪儿了?等他回来了,提着他的耳朵,让他老实交代。

    刘拴柱此时在胡艳妮家,今天晌午,他去了胡艳妮家,让胡艳妮吹了一阵,命根子没有反

    应,但他摸了她,还用手当成了命根子,在她的交裆里乱戳,虽说解不了自己的饥渴,但也挺

    过瘾的。

    刘拴柱知道到了晚上,冯大牛会去陈大龙家耍钱,等他出了门,就悄悄溜进了他家。

    胡艳妮看到了刘拴柱,吓了一跳,说道:“拴柱,你真不要命了啊?大牛刚走,你就敢进

    来?万一他回来了,还不把你堵住了啊?赶紧走。”

    刘拴柱坐了下来,端起冯大牛经常用的茶壶,喝了一口凉茶,说道:“我都没害怕,把你

    吓成这样子啊?我回去了能咋?看着我老婆又不能弄,那还不难受死我了。”

    胡艳妮说道:“那你也不该来我家啊,晌午刚来过,你又来,寻着出事。”

    刘拴柱说道:“那有啥办法,你把我的命根子废了,我不来找你找谁啊?我想让你吹了,

    放麻利点。”

    胡艳妮说道:“大牛不在,可喜子在家啊,他去外边耍了,估计马上就要回来,让他看到

    了,再告诉大牛,你想咱俩会有好果子吃吗?”

    刘拴柱说道:“那咋办?我就想让你吹了,已经让你吹上瘾了,一会不吹,我全身就难

    受。”

    胡艳妮眼珠转了一下,说道:“黑牛不在家,去了镇上还没回来呢,要不你先去黑牛家等

    着我,随后我就过去,咱们还能多耍一会。”

    刘拴柱说道:“这个办法好,那我先过去了。”

    刘拴柱离开了胡艳妮家,就穿过村子,去黑牛家等,他进了黑牛家,也没敢点灯,倒在黑

    牛家的土炕上。

    屋里的蚊子成群结队,刘拴柱一进来,就让蚊子盯上了,一波一波的向他进攻,刘拴柱一

    巴掌拍下去,手掌上全是粘糊糊的血,再等下去,还不全喂了蚊子了啊?但一想到胡艳妮马上

    就要来了,那就再忍一下吧。

    没多久,胡艳妮就来了,轻轻推开了门,小声说道:“死鬼,你在哪?要是在就应一

    声。”

    刘拴柱听到了胡艳妮声音,从炕上下来,摸到她身边,猛地抱住了她,把胡艳妮吓得妈呀

    叫了一声。

    胡艳妮说道:“拴柱,你想吓死我啊?”

    刘拴柱抓着胡艳妮的奶子,用力揉搓了起来,说道:“艳妮,刚才我下边有点反应了,想

    起来。”

    胡艳妮说道:“那好啊,你的能起来了,我的罪也就满了,现在咋样?”

    刘拴柱说道:“又不行了。”

    胡艳妮说道:“没用的东西,再不起来,就给里面穿一根钢筋,以后就能老起来了。”

    刘拴柱说道:“我这东西起不来,我就赖上你了,直到有一天能起来了,咱们的事才算完

    了。”

    胡艳妮说道:“我也想早点让你这东西起来啊,你解裤子,让我给你吹吹。”

    刘拴柱说道:“再等等,让我再摸摸。”

    胡艳妮说道:“你只顾你自己,把我摸难受了,你又不能帮我解决问题,害的我生不如死

    的,还是让我给你吹吧。”

    刘拴柱说道:“我命根不行,但我还有手啊,我我的手照样能给你解决问题。”

    胡艳妮说道:“别提你的手了,你的手指太短,哪能搔到痒处啊?手要是能解决问题,我

    们女人也有啊,那要你们这些男人干球吃啊?”

    刘拴柱说道:“好好,听你的,你想吹就吹。”

    胡艳妮掏出了刘拴柱的命根,吞进嘴里,就开始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用舌头裹着那东

    西,想着尽快让这死蛇活过来,自己的罪就减轻了。

    胡艳妮吃的很用心,舌头嘴巴都困了,可那东西还是像死蛇一样,了无生气,就吐出那东

    西,说道:“栓柱,你刚才说你这东西有反应了,是真的假的啊?”

    刘拴柱说道:“当然是真的啊,刚才我抱你的时候,那东西跳了一下,但很快就又下去

    了。”

    胡艳妮不解地说道:“那还奇了怪了,只要有了反应,那迟早会起来的,栓住,你也不能

    让我一个人吹啊,回到家里,让玉秀也帮你吹吹,我们两个人一起吹,一定会把你吹起来

    的。”

    刘拴住说道:“别说话了,赶紧吹,这里蚊子太多了,把人能抬走,抓紧时间再吹一会,

    咱们就回去。”

    刘拴住感觉到自己脸上爬了几只蚊子,抬手就打了自己一耳光,吓了胡艳妮一跳。

    胡艳妮吐出死蛇,说道:“拴柱,你得是感觉对不起玉秀了,自己打自己耳把子?”

    刘拴柱说道:“我脸上爬满了蚊子,才扇了一下,看你想到哪儿去了,继续吹。”

    胡艳妮说道:“拴柱,让蚊子在你的命根子叮几下,看看你这东西有感觉么,说不定还能

    起点作用。”

    刘拴柱笑了笑:“你个小骚*货,这办法都能想出来,那先让蚊子在你的批上叮几下,让你

    也受受罪。”

    胡艳妮说道:“我难受了有大牛呢,蚊子想叮了就让它来。”

    刘拴柱说道:“一跟你说话,你就不吹了,不说了,赶紧吹,再吹几分钟咱们就撤,这么

    多蚊子,不知道黑牛狗日的在这屋里咋待。”

    胡艳妮又开始吹了,这时候屋外有响动,有人到了黑牛的屋外了,两人大气都不敢出,都

    快要紧张死了。 ( 荒村野欲:那些疯狂偷情的岁月 http://www.qqxs2.com/10/10276/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