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开洋荤

文 / 闻松听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06 开洋荤

    牛牛大大强强看看出出了了胡胡艳艳妮妮的的反反应应,,自自己己今今天天来来给给母母猪猪配配种种,,要要是是能能给给眼眼前前这这个个小小美美妇妇也也配配上上

    了,那该有多美啊。

    牛大强继续勾引胡艳妮,说道:“大妹子,人活一辈子,就是活到八十岁,也就九百多个

    月,在刨去二十岁前和五十岁后六百多个月,真正在一起快活的,也就三百多个月,很快就会

    过去的,能享受一次是一次,谁跟受活有仇啊,你说是不?”

    胡艳妮了一下:“大哥,你还仔细算过这个啊?真有你的,不过我就是要快活,也不能跟

    你这种男人快活啊。”

    牛大强说道:“大妹子,你别看我长得不咋的,但我弄事的本事强着呢,我姓牛,叫牛大

    强,一听我这名字,就知道我有多大本事。”

    在当地农村,男人的下体有几个俗名,有的叫牛,有的叫锤子,有的叫球,没想到牛大强

    会联想,把自己的姓和名字联想到一起,还有那么一点味。

    胡艳妮嘻嘻一笑,觉得这男人挺有意思的,说道:“姓牛,又叫大强,不知道你有多强

    啊?”

    牛大强看胡艳妮对自己笑了,感觉到有门了,说道:“大妹子,强不强的,咱们试一下你

    就知道了,保证比猪公子弄得时间长。”

    胡艳妮的视线又落在猪公子的麻花钻上,看着那麻花钻不停地钻弄着,快的把自己的眼睛

    都闪花了,心里痒痒得更厉害了。

    胡艳妮脸上泛起了春情,说道:“姓牛的,这可是在百里村,要遵守百里的村规民约的,

    不能胡来。”

    牛大强说道:“大妹子,你娘家不在百里村吧?我也不是百里村的人,咱们都是外人,管

    他村规民约的弄啥?”

    胡艳妮本身生性风流,喜爱做那种事,禁不住男人勾引,到了这份上,还坚持啥啊?这男

    人配完种就走了,和百里村几十里路呢,只要他不说自己不说,谁能知道他们弄过了啊?

    牛大强看到胡艳妮在犹豫,说道:“大妹子,多受活一次算一次,亏谁都行,千万别亏了

    自己啊。”

    胡艳妮最后的心理防线也崩溃了,管他狗屁村规民约,管他冯大牛的拳头,以后的事以后

    再说,眼前先快活了再说。

    胡艳妮咬着嘴唇点了一下头,算是答应了牛大强,说道:“大强,咱们去屋里吧,在猪圈

    里弄,那还真成了猪公子配种了。”

    牛大强高兴地说道:“好好,你说在那就在那。”

    这时候,猪公子也配完种了,从母猪后背上下来,牛大强和胡艳妮翻出了猪圈,黑牛家的

    房门没锁,推开黑牛家的屋门进去。

    牛大强不等胡艳妮关上屋门,就从她后面抱住了,一双手就开始揉搓胡艳妮的大奶球,把

    胡艳妮上衣的一颗扣子都弄掉了。

    胡艳妮轻叫了两声,说道:“大强,别只顾着用手搓,用嘴巴吸吸。”

    牛大强急忙解开胡艳妮的上衣,张开嘴巴,就吞住了一个大奶球,一边咬一边吸,这下胡

    艳妮更受用了,以前冯大牛经常这样做,但今天换了一个陌生男人,有了新鲜感,所以更加刺

    激。

    胡艳妮感觉到自己下边有好多水了,已经开始吊线了,而且那地方更加痒痒了,急需要一

    个东西使劲戳戳,喘息着说道:“下边,下边痒痒了,快弄。”

    牛大强嘴巴放开了胡艳妮的奶子,手忙脚乱解开了她的裤带,掏出自己的那东西,就对着

    胡艳妮的交裆(两腿间)乱戳。

    胡艳妮等牛大强那东西戳进去了,就哎呦哎呦叫了起来,嘴里连说着:“舒服,舒服,太

    舒服了,使劲戳,有多大力气使多大力气。”

    牛大强把胡艳妮放在了炕上,扛起她的两条腿,这下戳的更带劲了,每一次都戳得很深,

    也能给上力,把胡艳妮弄得吱哇乱叫。

    两人弄了二十多分钟,牛大强把身上那股脓水给放了,放开了胡艳妮起来,脸上流着汗,

    嘴角都歪斜了,身上的一件粗布汗衫都湿透了。

    胡艳妮坐起来,胸前两个大肉球一起一伏,喘着气说道:“牛大强,你吹你舅家牛呢,你

    说你有多厉害,就这点本事啊?刚够给老娘填牙缝。”

    牛大强说道道:“妹子,我已经把吃奶的劲都使上了,你咋还不够啊?像你这样,一个男人

    根本不行,得两个男人同时弄你,才能把你弄受活。”

    胡艳妮整理好衣裤,伸出手说道:“拿来。”

    牛大强不解地说道:“啥拿来?”

    胡艳妮沉下脸,说道:“把钱拿来,猪公子配种十块,你弄了我,也得十块,总共二十

    块。”

    牛大强说道:“大妹子,猪公子配种十块,咱们提前说好的,咱们这事,是为了你受活,

    你还向我要钱啊?”

    胡艳妮说

    道:“咋啦,老娘还能让你白弄啊?拿钱来,一个子都不能少。”

    牛大强嗫嚅着,说道:“大妹子,刚才你没说要钱啊,你要提说要钱,我也不会弄你的,

    你不能给我黑说白道啊。”

    胡艳妮生气起来,说道:“刚才你要是把老娘弄受活了,老娘兴许就让你白弄了,可你没

    有,所以这钱你必须给,你给不给?你要不给,我就喊人啦,说你强奸我,你的脓水还在我交

    裆里,你赖不掉,这可是在百里村,呼啦来一群人,看不把你怂打出来。”

    牛大强哭丧着脸,说道:“我让你算计了,我给,我把口袋里的钱全给你。”

    牛大强把身上所有口袋都翻出来,最后才凑够了十五块钱,双手递到了胡艳妮手里。

    胡艳妮点了一下,说道:“大牛,不够啊,还差几块钱,看来你是不想离开百里村了?”

    牛大强说道:“大妹子,咱们第一次,就当照顾我一下,等以后咱们有了第二次了,我多

    给你钱,一定把这次的补上。”

    胡艳妮把钱装了起来,说道:“好吧,老娘便宜你了,赶上你的母猪,赶紧滚吧,记住,

    今天这事只能烂在肚子里,要是敢给第二个人说,我家男人是个生生货,他会提着刀找到你家

    活劈了你。”

    牛大强说道:“不敢不敢,大妹子,以后我还想找你,你能把你的名字说一下吗?”

    胡艳妮说道:“你还真想再弄啊?没有第二次了,你也没必要问我的名字,快滚吧。”

    本来给猪配一次五块钱,可今天牛大强花了十五块,想想也值了,自己耍了一个俊俏的婆

    娘,这辈子他除了耍自己老婆,还没耍过其他女人呢,也算开了一个洋荤,赶着自家的母猪回

    去了。

    胡艳妮去了一趟茅厕,在厕所里把牛大强射进去的脓水蹲了出来,把自己收拾停当,这才

    回家里去。

    在半路上,看到自己的儿子冯喜哇哇大哭,急忙赶了过去,问道:“喜子,那个狗日的欺

    负你了?快告诉妈,妈找他去。”

    旁边一个大一点的女娃说道:“是大胡子爷爷。”

    胡艳妮说道:“一个快死的老汉了,还欺负一个小娃?还有情况没?”

    女娃说道:“喜子说老爷爷没有嘴,老爷爷把胡子掰开,说,我没有嘴,难道这是你妈的

    批,喜子就哭了。”

    一句话把胡艳妮逗笑了,说道:“这老棺材瓤子,就会吓唬小孩,喜子,不哭了,等下次

    妈把他的胡子全拔光,你就能看到他的嘴了。”

    胡艳妮抱着喜子回家,喜子的小手去抓胡艳妮的奶子,胡艳妮这东西刚才让牛大强咬过

    了,现在还有点疼,说道:“放手,和你爸一样没出息,整天罕涎这东西。”

    冯喜说道:“妈,你这东西是我的,我不让爸爸在摸了。”

    胡艳妮说道:“对,是你的,不过你以后可要看好了,你睡着了,你爸就要摸。”

    冯喜说道:“我摸我妈的奶奶,他想摸了,就摸他妈的奶奶,我不让他摸我妈的奶奶。”

    胡艳妮在冯喜脸上亲了一口,高兴地说道:“我娃这么小的,说话都一套一套的,长大了

    一定比你爸强,咱们回家。”

    早上吃早饭的时候,韩玉秀还和刘拴住试了一次,用手抚弄着那东西,没有反应,韩玉秀

    就用嘴吸,想把那东西逗硬,可不管咋样折腾,那东西就像一个死蛇一样,没一点反应。

    韩玉秀说道:“拴柱,去找郎中叔看一下吧,我不想你一辈子就这样下去。”

    刘拴住说道:“这咋好意思呢?要是其他病,还好给郎中叔说,偏偏这东西有了麻达(问

    题),难为情死了。”

    韩玉秀说道:“这有啥,村里女人下边有病了,还不得去找郎中叔看啊?女人都不怕,你

    一个男人家怕啥?死要面子活受罪,你不看,我以后下边痒痒了,拿啥捅啊?用烧火棍啊?快

    去。”

    刘拴住躺着没动,说道:“玉秀,说不定过两天就好了呢?再等两天吧。”

    韩玉秀说道:“等等,等两天要是不好呢?小了不补,大了尺五,这东西是我的,我说了

    算,赶快去。”

    刘拴住没法,只好出了门,去村里的郎中家。郎中叫赵明顺,今年四十多岁,以前也没学

    过医,在镇上的地摊买了一本药书,回来自己钻研,最后摸索出一点门道,遇到村里人头疼脑

    热的,用草药就对付了。

    赵明顺还有一个儿子,叫赵兴宇,今年二十二岁,过年时结的婚,娶的是惜慌岭柳疙瘩的

    女子,叫柳条,模样俊俏,身材苗条,走路像风摆柳,确是一个好女娃。 ( 荒村野欲:那些疯狂偷情的岁月 http://www.qqxs2.com/10/10276/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