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命根子坏了

文 / 闻松听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04 命根子坏了

    刘刘拴拴住住下下边边用用力力,,想想让让那那东东西西起起来来,,可可是是还还是是没没有有反反应应,,韩韩玉玉秀秀一一哭哭,,他他也也想想哭哭了了……

    刘拴住说道:“玉秀,万一我以后不行了,你会不会跟我离婚啊?”

    韩玉秀抱着刘拴住,摇着头说道:“不会,你就是不硬了,和我弄不成事了,我也不会离

    开你。”

    刘拴住说道:“可我觉得对不起你啊,你年纪轻轻的,不能让你守活寡啊?”

    韩玉秀说道:“咱们还有娃呢,为了娃,我也不会离开你的。”

    刘拴住和韩玉秀生了一个女娃,叫刘珍,今年三岁了,刘珍断奶后,就一直和爷爷奶奶睡

    在一起。

    刘老锅给刘拴住下任务,第二胎必须生一个男娃,在农村家里没男娃,会让人家欺负的,

    为了早点完成这个任务,刘老锅老两口就把刘珍带走了,让刘拴住和韩玉秀不受影响,一心造

    人。

    刘拴住说道:“玉秀,你用嘴吹吹,说不定能吹起来。”

    刘拴住以前让韩玉秀吹,但是韩玉秀一直不愿意,认为那不卫生,不管刘拴住咋样求她都

    没答应,可今晚这情况特殊,也怕刘拴住这东西真的不能起来了,那以后就少了很多乐趣。

    韩玉秀低下头,伸出舌头在那小东西上舔了起来,最后张开嘴,把那东西含在了嘴里,吸

    吮了起来。

    刘拴住小东西感受到了韩玉秀的嘴巴,但是还没有起来的意思,自己先泄气了,把韩玉秀

    推开,悲愤地说道:“狗日的胡艳妮,你弄坏了老子的命根,老子跟你没完。”

    韩玉秀抱住了刘拴住,说道:“拴柱,你别着急,说不定会好起来的。”

    刘拴住手在她的大肉球上抓了几下,痛苦地说道:“玉秀,我看着你,心里好想跟你弄,

    可就是没法弄,你说我心里难受不?”

    韩玉秀说道:“我和你一样难受,可现在已经成这样了,着急有啥办法呢?总不能把胡艳

    妮杀了啊?”

    刘拴住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炕栏上,说道:“完了,一切都完了,爸还想让咱们生一

    个小子呢,家伙都不行了,还拿啥生啊?”

    韩玉秀说道:“明天让郎中叔看看,说不定还能起来呢,今晚上闹了这么大的动静,都累

    了,先睡觉吧。”

    这边刘拴住和韩玉秀算是安静了,隔壁的冯大牛和胡艳妮还在闹着,冯大牛今晚吃了大

    亏,自己老婆让人弄了,换上谁都咽不下这口气。

    刚才在外边的时候,两人一致对外,和刘拴住家打了一架,冯大牛的气还没消,他已经认

    定,今晚弄韩玉秀的男人就是刘拴住,把刘拴住恨得牙痒痒的,胡艳妮也没看清那个男人,既

    然冯大牛认定是刘拴住,那就是刘拴住吧。

    冯大牛瞪着胡艳妮,说道:“臭批,要不是你整天勾引拴柱,能有今晚上的事吗?我要是

    不找回来,我他妈的还算男人吗?”

    胡艳妮怀里抱着冯喜,小家伙刚才吓坏了,一直在哭,现在躺在胡艳妮的怀里,手摸着她

    的大白奶,很快就睡着了。

    胡艳妮自知理亏,也不敢犟嘴,说道:“你想咋样找回来啊?你该不是想弄玉秀了吧?”

    冯大牛说道:“他能弄我老婆,我为啥不能弄他老婆?弄了韩玉秀,我这口气也就能出

    了,咋啦?你臭批还敢反对啊?”

    胡艳妮说道:“我不是反对,你想想,韩玉秀能同意吗?拴柱和铁柱能答应吗?我不想把

    这事惹大,不就吃点亏吗?吃亏又吃不死人。”

    冯大牛瞪着胡艳妮说道:“妈的,你让人弄了受活了,当然无所谓,可我吃亏亏大,我这次

    要是不弄了韩玉秀,我就不是我妈要的。”

    胡艳妮说道:“你弄,弄,你有本事,想弄谁就弄谁,弄出事了,看你咋办。”

    冯大牛说道:“他都能弄,我为啥弄不成?你的事还没完,我以后慢慢跟你算。”

    胡艳妮讨好地说道:“大牛,别说这事了好吗?你刚才在外边,还想弄我呢,先把你的事

    解决了再说吧。”

    冯大牛说道:“你刚让拴柱弄过了,里面全是脓水水,给我好好清洗一下,别倒我胃

    口。”

    胡艳妮放下已经睡着的冯喜,急忙去给盆子里倒上水,脱下裤子,蹲在脸盆上面,刚一蹲

    下,那小洞里就有脏东西流出来,她自己也感觉到恶心了,急忙把手指塞进去抠挖,把里面的

    黏糊东西抠出来,用水洗干净了。

    胡艳妮光着两条腿,到了炕边躺下,两条腿吊在下边,说道:“大牛,洗干净了,你弄

    吧。”

    冯大牛一看这阵势,下边那东西就变硬了,站在胡艳妮两腿中间,掏出那东西,顶在了胡

    艳妮交裆上,一下就插到底了。

    冯大牛一边动着,一边说道:“臭批,你还说你的不松,你还说不松,你试试,得是四边

    不挨,弄你一点感觉都没有。”

    br />

    胡艳妮说道:“你说我的松,我还嫌你的东西小呢,你的东西要是再大点,那会这么松

    吗?”

    冯大牛说道:“你知道我为啥叫大牛吗?就是因为我的家伙大,在百里村,还没有比我大

    的男人。”

    胡艳妮说道:“我的松,还不是让你弄松的?还给你生了一个小子,把那东西撑松了,就

    是再松,也能把你的东西哄出来。”

    冯大牛扛起胡艳妮的两条腿,用力顶了几下,说道:“艳妮,今晚上我可以不怪你了,但

    你要给我帮一个忙,想办法让我弄了玉秀。”

    胡艳妮说道:“我能有啥办法啊?今天跟她家这一闹,以后说话都不好说了,大牛,你现

    在就把我当成玉秀,你想咋弄都行。”

    这一下刺激了冯大牛,他把胡艳妮想象成韩玉秀,又使劲弄了二十多下,最后才喷射了,

    趴在胡艳妮身上,抓着她的两只大奶,呼哧呼哧喘气。

    胡艳妮说道:“大牛,我一说韩玉秀你就来劲了,才来了这么大一会就完了啊?你完了,

    我还想呢。”

    冯大牛喘着气说道:“你想了用手抠,我没劲陪你了。”

    冯大牛倒在了一边,感觉全身的骨头都酥了,急需要好好睡一觉,也不管胡艳妮了,闭上

    眼就睡。

    冯大牛的东西一离开胡艳妮的身体,胡艳妮就觉得下身空空的,感觉五脏六腑都不在了,

    剩下一个空皮囊了,每次都是这样,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这个家伙就完事了,要是再能坚持

    几分钟,那该有多好啊。

    胡艳妮在想着今晚的事,想着到底是谁弄了自己呢?说是刘拴住,像也不像,说像,这家

    伙平时看自己就贼眉鼠眼的,眼睛直勾勾看自己的大白奶,要是自己勾一下小拇指,他肯定会

    扑上来。

    可今晚上,有点不像他了,大场里睡那么多人,刘拴住家里的人也在外边,他的胆子有那

    么大吗?万一自己发觉了,声张起来,刘拴住还想过日子吗?韩玉秀那一关就过不了。

    想着刘拴住平时对自己不错的,有时候在路上遇到了,看到自己拿着重东西,还主动帮自

    己一把,也没恶着自己啊,可刚才自己对刘拴住下手太重了,真要把他那东西给弄坏了,自己

    就把这辈子不得安宁的事弄下了。

    胡艳妮觉得对不住刘拴住,想着以后得找个时间,缓和一下和他家的关系,毕竟两家是邻

    居,别弄的见面像仇人一样。

    这一晚就这么稀里糊涂过去了。到了第二天,冯刘两家的事就在村里沸沸扬扬传开了,说

    是刘拴住趁冯大牛不在,弄了胡艳妮,最后让冯大牛发现了,两家打得不可开交。

    陈满堂家的儿媳杨红霞也听到了,回到家里,就把这事告诉了陈满堂。陈满堂今年有五十

    多岁了,他是三十岁上生的陈学文,生了陈学文后,老婆李月红就害起了病,这么多年过去

    了,她的病还不见好,每天靠吃药维持。

    陈满堂一听这话,就拍桌子大骂:“无耻,下流,怎能不顾廉耻,做出这种下流淫邪的事

    呢?把老祖宗定下的村规民约置于何等地步啊?不行,我得管管,一定要刹住这种淫风。”

    杨红霞急忙说道:“爸,现在都到啥社会了,没人理你的村规民约了,别管他们了。”

    陈满堂说道:“可,可也不能听之任之啊,放任下去,以后百里村男盗女娼,我有何面目

    去见列祖列宗啊?”

    杨红霞说道:“爸,你就听我一句劝吧,以后别再提咱们家传下来的那个村规民约了,人

    家听了还好,要是不听,骂你几句,你咋受得了啊?他们谁爱弄让他弄去。”

    陈满堂盯着杨红霞,说道:“红霞,你的思想可不能堕落啊,是不是学文走了,你有想法

    了?”

    杨红霞说道:“看你说到哪儿去了?我嫁到陈家,生是陈家的人,死是陈家的鬼,从未想

    做对不起学文的事。”

    陈满堂微微点头,说道:“这就好,不要听了外边的传言,就像那些人一样放纵,千万别

    玷污了我们陈家的门风。”

    杨红霞说道:“爸,我已经说过了,不会做对不起学文的事,你要是还信不过我,我就离

    开陈家。”

    陈满堂说道:“我信得过你,自你进了陈家的门,规规矩矩的,从未做过不守妇道的事,

    只是学文不听话,只身到了外地,把你一个人扔在了家里,是我们陈家对不起你了。” ( 荒村野欲:那些疯狂偷情的岁月 http://www.qqxs2.com/10/10276/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