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哑巴亏

文 / 闻松听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03 哑巴亏

    百百里里的的夏夏夜夜非非常常闷闷热热,,静静静静坐坐在在那那都都会会出出一一身身汗汗,,而而且且还还有有成成群群的的蚊蚊子子,,一一巴巴掌掌拍拍下下去去就就

    能拍到好几只蚊子,屋里根本待不住,村里的人大多都都睡在外边,铺一张草席,盖一条粗布单

    子,一觉就睡到了大天亮了。

    到了晚上,胡艳妮就拉了一张草席,准备和冯大牛一起睡到门外去,这么多天,两人一直

    和儿子睡在外边避暑,他们家的小儿子今年才三岁,叫冯喜,非常可爱。

    这一晚,刘拴柱家的人也睡在了门外,他们家铺了三张草席,刘拴柱和韩玉秀睡在一起,

    刘弯弯和爸妈睡在一起,刘铁柱睡了一张草席。

    在百里村,各家的房屋都是以地形盖成的,星罗棋布,只有陈满堂和王掌印家的房屋地形

    最好,有的人家紧挨着土崖,又能盖房,又能打窑洞,住在窑洞里冬暖夏凉,特别舒服,可是

    能打窑洞条件的不多。

    冯大牛家和刘拴柱家隔的近,和其他的住户都有几十米远,冯大牛老感觉胡艳妮下边太松

    了,弄的时候四边不挨,没一点搞头,惦记着刘拴柱的老婆,但又不敢下手。他倒不是怕刘拴

    柱,和大家一样,都惧怕陈满堂加传下来的那个村规民约。

    这个村规民约到底有多厉害?人人一提起就谈虎色变?陈满堂的祖先是进驻百里村第一

    家,后来又迁居了好多人,陈家老祖先就制定了村规民约,要求外迁的人都要遵守,哪一家哪

    一个人违反了,轻则要打一百棍,重则要拿去见官,各家各户的人都告诫自己的后人,不得违

    反村规民约,一直传了几百年,一直传到了今天。

    那个村规民约最后被刻成石碑,竖在村中大槐树的底下,村中所有人一出门就能看到。

    冯大牛今晚去了陈大龙家耍钱去了,估计很晚才回来,胡艳妮想着冯大牛今天下午弄过了

    一次,到了晚上不会在弄了,就先把儿子哄睡着了,自己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胡艳妮隐约感到一个男人到了她身边,揭开了她盖在身上的床单,扯下了她的短裤,分开

    了她的双腿,就爬在她身上开始弄了起来。

    胡艳妮眼都没睁开,嘟囔着说道:“困死了,不让人睡一个安稳觉,你弄你的,我要睡

    了。”

    男人也不说话,只管狠命顶着胡艳妮的下身,过了七八分钟,那人的脓水才放了,放开胡

    艳妮走了,胡艳妮也没处理下边的秽物,继续睡觉。

    到了半夜,一个男人又来到了胡艳妮身边,重复着刚才那个男人的动作,等爬在了胡艳妮

    身上后,胡艳妮惊醒过来,一看是冯大牛,不耐烦地说道:“大牛,你还有完没完啊?刚才弄

    过了,现在还要弄啊?刚才咋不一次弄完呢?”

    胡艳妮随口一说,冯大牛听的云里雾里的,自己刚才啥时弄过胡艳妮啊?刚才自己还在陈

    大龙家耍钱呢,哦,自己刚才没在,有男人已经把胡艳妮弄过了,冯大牛把事情一想明白,就

    开始爆发了。

    冯大牛一把抓着胡艳妮的头发,冲着她吼道:“臭婆娘,刚才谁弄你了?我在陈大龙家耍

    牌,刚刚回到这,快说,你让那个狗日的弄过了?再不说我就要了你的小命。”

    冯大牛的叫声把胡艳妮吓坏了,也把睡在旁边刘拴柱一家人吵醒了,他们都坐起来,看着

    冯大牛这边。

    胡艳妮说道:“大牛,刚刚那人就是你啊?你别冤枉我。”

    冯大牛抬手就给了胡艳妮一耳光,骂道:“你妈个批,我又不是孙悟空,还能变一个我回

    来弄你啊? 快说,刚才是谁弄你的?我去杀了他。”

    胡艳妮这下也想明白了,感情刚才弄自己的男人不是冯大牛啊,自己白白让那个男人占了

    便宜,还没看清那人的脸,吃了一个哑巴亏。

    胡艳妮哭了起来,说道:“我不知道,我没看清,大牛,我真不知道他是谁啊,你就饶了

    我吧。”

    冯大牛气呼呼说道:“饶了你?饶了你我还叫冯大牛吗?饶了你我以后还咋在百里村活

    人?你要不把这个人说出来,你就活不过今晚。”

    冯喜被惊醒了,看到冯大牛在打胡艳妮,拉着冯大牛的胳膊哭了起来,求着冯大牛不要打

    了。

    这时候,刘拴柱过来劝冯大牛,说道:“大牛,有啥事好商量啊,别把艳妮打坏了。”

    冯大牛的注意力集中到刘拴柱身上,这个刘拴柱以前就打胡艳妮的主意,刚才弄了胡艳妮

    的该不是他啊?

    冯大牛放开了胡艳妮,一把怒火烧向了刘拴柱,向他冲了过来,迎面就打了他一拳,骂

    道:“狗日的拴柱,趁着我不在,竟然敢弄我老婆,看我今天不日踏了你。”

    刘拴柱没提防,一下让冯大牛打了一个趔趄,刘铁柱和韩玉秀不答应了,过来给刘拴柱帮

    忙,三个人抱着冯大牛连踢带咬,就是冯大牛再有力体,也抵不过这三个人啊?

    胡艳妮一看冯大牛吃亏了,急忙过来给冯大牛帮忙,情敌之中,胡艳妮抓住了刘拴柱的下

    体,狠命攥着那东西不松手

    。

    刘拴柱脸都憋青了,下体钻心疼痛,松开了冯大牛,过来对付胡艳妮,说道:“艳妮,你

    想要了我的命根子啊?快松手。”

    胡艳妮说道:“不松手,除非你们别打我家老汉了。”

    冯大牛那边少了一个对手,一下占据了上风,把韩玉秀压在了身下,本来要打韩玉秀,可

    是拳头到了韩玉秀的胸膛上,变成了手掌,抓在她的肉球上,狠命揉搓了起来。

    刘铁柱过去抱住冯大牛的脖子,想把他从韩玉秀身上拉下来,冯大牛一拳就把刘铁柱打趴

    下了,刘铁柱白长了这么高的个子,不会打架,从地上爬起来,就跑回家找家伙。

    此时,胡艳妮的手还抓着刘拴柱的东西,不过比以前手劲小了一点,可这样也够刘拴柱受

    得了。

    刘拴柱疼的哎呦乱叫,说道:“胡艳妮,你要是废了老子,老子跟你把血倒在一起。”

    韩玉秀一看刘拴柱吃亏了,可这边自己让冯大牛给压着,现在冯大牛已经不是在打她,而

    是占她的便宜,一下被激怒了,一把抓在冯大牛的脸上,把他的脸抓花了。

    冯大牛放开了韩玉秀,韩玉秀肚子一挺,就把冯大牛掀翻了,爬起来就过来给刘拴柱帮

    忙,抓着胡艳妮的头发使劲扯着,胡艳妮终于放开了刘拴柱的命根子,刘拴柱蹲在地上,手捂

    着那东西,声唤起来。

    刘铁柱这时候从院子里拉了一条木棍出来,就要找冯大牛拼命,冯大牛一看情况不对,急

    忙和胡艳妮逃进了院子里,关上了院门。

    韩玉秀过过去蹲在刘拴柱身边,关切地问道:“拴柱,那狐狸精把你抓成咋样了?要紧

    不?”

    刘拴柱嘴吸着凉气,说道:“疼死我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起来,要是起不来,我这辈

    子就算完了。”

    韩玉秀说道:“你以后要真成这样了,我就和胡艳妮没完。”

    这时候,冯大牛在里面叫起来:“拴柱,你狗日的弄了我老婆,这事咋算?就是把你弄残

    废了,那也是活该。”

    刘拴柱说道:“我老婆闲的声唤呢,我弄我老婆还弄不过来,还弄你老婆啊?你老婆的批

    是镶金边还是银边啊?松的能开进去一辆火车,白给我我都不要。”

    胡艳妮不高兴了,隔着墙头说道:“拴柱,你说话积点德好不?我的能开进一辆火车,你

    老婆的批就紧了?松的能开进一艘轮船呢。”

    韩玉秀说道:“狐狸精,你有本事出来,咱们好好比比,看看谁的松谁的紧?你整天勾引

    拴柱,你当我不知道啊?”

    刘拴柱的爸妈一直没有参战,就连刘弯弯也在一旁看着,他们都不想把事情弄大,不想在

    村里抬不起头来。

    刘拴柱的爸刘老锅叹口气,说道:“都疯了,都不怕村规民约了,拴柱,玉秀,嘴巴都干

    净点,回家去吧。”

    刘拴柱也见好就收,拉了韩玉秀回家里去了,冯大牛和胡艳妮看外边安宁了,也就不骂

    了,刚才吵嚷的局面瞬间寂静了下来。

    刘铁柱愤愤不平,刚才还对冯大牛胡艳妮生气,现在气也消了,想着今晚上这事有点蹊

    跷,冯大牛和胡艳妮到底搞啥啊?胡艳妮要是真的让人给弄了,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呢?

    看来,陈满堂祖先传下来的那个村规民约,有人对它不满了,已经发出挑战了。

    韩玉秀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刘拴柱的东西还能不能起来,回到家里,点上油灯,拉下刘拴柱

    的裤子,就来查看他的那东西。

    韩玉秀看到那东西,委屈地躺在腿弯里,没一点生气,用手指拨了一下,还是没有反应,

    担心地说道:“拴柱,你这东西到底能不能起来啊?要是起不来,我以后的日子咋过啊?”

    刘拴柱说道:“那个烂婆娘下手也太黑了,咋能这样对我呢?”

    韩玉秀说道:“你才知道啊?老是看着别人的老婆好,哪知道别人的老婆不跟你一心,以

    后就管好自己的眼珠子,别没事了就去瞅。”

    刘拴柱说道:“你冤枉死我了,我哪有看啊?有时对面过,我都低下头走路,就怕你这个

    醋罐子吃醋。”

    韩玉秀继续逗弄着刘拴柱的小玩意,那东西还是没有反应,着急了起来,带着哭腔说

    道:“拴柱,你这东西真没用了,咋办啊? ( 荒村野欲:那些疯狂偷情的岁月 http://www.qqxs2.com/10/10276/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