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看到美事

文 / 闻松听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02 看到美事

    胡胡艳艳妮妮牵牵了了自自家家的的母母羊羊回回家家了了,,冯冯大大牛牛在在庄庄稼稼地地里里干干活活,,还还没没回回来来,,胡胡艳艳妮妮就就开开始始做做饭饭

    了,和了一盆面,趴在案边擀面,她的沟子一晃一晃的,胸前两个大肉球也跟着颤。

    冯大牛从地里回来,进了院子放下了镢头,轻手轻脚进了屋,看到正在案边擀面的胡艳

    妮,那沟子一耸一耸的,忍不住心痒痒了,悄悄走了过去,从她背后抱住了她,一双手从她衣

    服下伸了进去,抓住了那两个大肉球。

    胡艳妮撒娇说道:“嗯嗯,别摸人家嘛,人家正在擀面呢。”

    冯大牛脾气不大好,一听这话发火了,骂道:“瓜皮,你也不看看谁在摸,要是隔壁的拴

    柱来摸,你也让摸啊?”

    胡艳妮知道自己撒娇撒的不是时候,急忙说道:“我咋不知道是你呢,你的手像木挫一

    样,摸得人家心里痒痒的。”

    冯大牛火气来得快,也下去的快,就像他每次和胡艳妮弄事一样,又换成一副嘴脸,说

    道:“你想了啊?你要是想了,咱们现在就弄。”

    胡艳妮说道:“还是到晚上吧,晚上了,咱们想咋弄就咋弄,多美啊?”

    冯大牛的下边已经起来了,每次只要他这东西一起来,立马就要办事,就是胡艳妮在村里

    窜门子,也要把她叫回来,胡艳妮要是不愿意,他马上就是一通大骂,胡艳妮也只好随着他,

    只要他想了,下边起来了,就让他弄。

    百里村的人在外边守着规矩,说话办事不能让人笑话,到了家里就不一样了,该咋样还咋

    样,耍自己的女人从不客气。

    冯大牛狠命揉搓着胡艳妮的肉球,腾出一只手,就去解胡艳妮的裤带,拉下了她的裤子,

    露出了白花花的大沟子。

    冯大牛的一只手在胡艳妮交裆中摸了一把,然后拿起手看了一下,手上沾了不少滑腻腻的

    东西,说道:“艳妮,你下边这么多水啊?那还跟我装啥正经呢,沟子撅好抬高。”

    胡艳妮抬起了沟子,露出了油乎乎的交裆,冯大牛急忙掏出自己的东西,对着她交裆开始

    顶了起来。

    开始胡艳妮还能一边弄事一边擀面,最后让冯大牛给顶得身体歪斜,也没法擀面了,只好

    用手撑住梨木案,让冯大牛顶得吱吱哇哇乱叫。

    冯大牛和刘拴柱是邻居,两个人一前一后结的婚,老婆也年龄相当,冯大牛怀疑刘拴柱看

    上了他老婆,同样刘拴柱也怀疑冯大牛看上了他老婆,两个男人经常猜忌,但都没有真凭实

    据,表面上还得对付。

    刘拴柱还有一个弟弟,叫刘铁柱,今年刚过十八岁,已经长成墙高的小伙子了,他们家的

    独轮车带跑气瘪了胎,就让刘铁柱来找冯大牛借气管子,刘铁柱一走进冯大牛家院子,就听到

    了吭吭哧哧打夯的声音。

    刘铁柱对男女之事已经懂了,他经常隔着墙,听他哥和嫂子在一起弄事的声音,知道男人

    那东西塞进女人的东西里,来回动几下,男女都会受活,他也想找个机会实践一下,但苦于没

    有机会。

    刘铁柱那肯放过这场好戏啊?忘了自己来的主要任务,凑到了窗前,向里面张望。

    屋里光线暗,刘铁柱看得不是很真切,只看到胡艳妮双手撑在案前,撅着沟子,冯大牛搂

    着胡艳妮的腰,两人的下身用力撞击,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刘铁柱的目光聚焦到两人接触最紧密的地方,但是有衣衣服的遮盖,他无法看到,只能看到

    胡艳妮半个白沟子,一段大白腿。

    冯大牛和胡艳妮干了二十多分钟,刘铁柱也看了二十多分钟,屋里两人完事了了,胡艳妮

    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捂着下身,去了后院的茅厕,冯大牛也把那件东西收起来,无事人一样。

    里面的好戏结束了,刘铁柱才离开了窗口,感觉到自己两腿软软,脚踩在地上像踩在棉花

    包上一样软。

    刘铁柱走到了院门口,才折身向院子里走去,还叫着:“大牛哥,艳妮嫂子,在家吗?”

    冯大牛从屋里出来,说道:“是铁柱啊,有啥事吗?”

    刘铁柱说道:“大牛哥,我家独轮车瘪胎,把你家的气管子借一下。”

    冯大牛略有不满,说道:“你哥只知道给你嫂子打气,也不知道买一个气管子,一个皮碗

    要几毛钱呢,坏了你哥又不给赔。”

    刘铁柱嘴巴甜,笑着说道:“大牛哥,远亲不如近邻,以后大牛哥有事了,就吩咐一声,

    兄弟我一定照办。”

    冯大牛说道:“好了,别扯那些没用的,气管子给你,别给我用坏了就行。”

    刘铁柱拿了气管子回家,可是脑海里还在想着刚才那两人在一起疯狂的情景,一看到嫂子

    韩玉秀,视线就落在韩玉秀的胸口上,盯着她前胸饱满的肉球,咽下一口唾沫。

    韩玉秀笑了一下,露出一口碎米一样的牙,说道:“铁柱,气管子借回来了?你哥等着用

    呢,快拿过去。”

    刘拴柱比刘铁柱

    大五岁,韩玉秀比刘铁柱大两岁,年龄都差不多,韩玉秀也能看出来,这

    个小叔子喜欢看自己的胸部,但是不好意思说他,他十八岁了,对女人身体感兴趣,那是正常

    的事。

    他们家还有一个小姑娘,叫刘弯弯,今年十三了,长得非常漂亮,精气灵醒,最近闹着要

    去小镇上初中,爸妈都不同意,还说女娃家上学没用,两个哥哥都没上初中,更不能让她上初

    中了。

    百里村有一个小学,一个班二十几个学生,一个班里坐着一到四年级的学生娃,最早以

    前,是陈满堂当老师,儿子陈学文高中毕业后替他当老师,可一年前,陈学文离开了百里村,

    再也没有音信,陈满堂没法,只好又当了老师。

    这个学校也是陈满堂开办的,用了他家的三家青砖瓦房当了教室,以前陈满堂把陈学文送

    到了镇上上初中,最后又到县城上了高中,高考时没有考上,就回了百里村,陈满堂为了拴柱

    陈学文的心,给他娶了方圆百里最漂亮的老婆杨红霞,陈学文贪恋杨红霞的美貌,和她过了半

    年,新鲜感一过,就离开了百里村。

    刘铁柱把气管子给了刘拴柱,在一边看着刘拴柱打气,想着这气管子打气和男人女人弄那

    事一个道理啊,那男人给女人打气,最后气都去了哪儿呢?还不把女人的肚子给撑爆了啊?

    刘铁柱家经济不宽裕,家里只有三间破瓦房,而且遇到下雨天,外边下大雨,屋里下小

    雨,能盖上三间新瓦房,就成了全家人的最高奋斗目标了。

    就这破旧的三家瓦房,住着一家七口人,显得很紧张,刘拴柱和韩玉秀住了半间,刘铁柱

    和刘弯弯两人小的时候,住了半间,两人长大后,住在一起不合适了,刘弯弯就和爸妈住在了

    一起。

    刘铁柱家一直想申请三间房的庄基,给村长王掌印说了好多次,王掌印都没答应,气的刘

    拴柱提着刀去找王掌印说理,硬让爸妈给拖了回来,要庄基这事就搁置下来。

    刘拴柱打完了气,把气管子给了刘铁柱,让他给冯大牛家还回去,刘铁柱很听话,拿了气

    管子去了冯大牛家。

    冯大牛端了一碗面去了村里老槐树下吃饭去了,百里村有两个人们爱去的地方,一个就是

    村东边的泉水潭,全村人吃水、洗衣都靠这眼泉水,一个就是村中央的那口古槐树,这颗古槐

    树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树的中心已经空了,但是枝繁叶茂,树的旁边,立着一个大石碑,刻着

    村规民约,村里人没事了就聚集在树下,天南地北乱谝。

    刘铁柱到了冯大牛家,只看到了胡艳妮,胡艳妮给冯大牛做好了饭,给他盛了一碗面,冯

    大牛就端走了,胡艳妮感觉到交裆粘糊糊的难受,好像刚才冯大牛射进去的秽物还没腾干净,

    就舀了半盆水,解下了裤子,蹲在盆子上边,撩着水清洗着下身。

    刘铁柱一眼就落在她的两腿之间,看到在毛茸茸的一片水草中间,胡艳妮的手指不停在水

    草中搓洗,全身的血一下就上头了。

    这还是常博启第一次清晰看到女人的东西。在四五岁的时候,和村里的玩伴在小河里玩

    耍,也不管男娃女娃了,大家都脱的精光,男娃挺着一个茶壶嘴,女娃露着一道缝,也不觉得

    有啥,在他的印象中,女人长大了,还应该是那种圆乎乎的中间有一道缝的,怎么会是这样的

    啊?

    管他啥样子,现在这机会难得,那就抓紧时间,能多看一眼是一眼,刘铁柱不光看到这东

    西,还看到胡艳妮把手指戳进那个东西里,来来回回弄了几下,这下让刘铁柱要抓狂了,下身

    那东西噌地就挺了起来。

    胡艳妮洗的很专注,洗完了,又找了一块布子,把下身擦干净了,这才提上了裤子,一抬

    头,看到了门外痴痴呆呆的刘铁柱,知道自己刚才那一切全让刘铁柱看到了,脸刷地就红了。

    胡艳妮镇静下来,微微一笑说道:“是铁柱兄弟啊?来送气管子了?就放在门后吧。”

    刘铁柱嗯了一声,把气管子放在了门后,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走了。胡艳妮平时看到刘铁

    柱也动心,就像一个老男人看十八岁的少女一样,男人和女人都一样的,看到年轻的,漂亮

    的,帅气的,强壮的,照样会心动。

    胡艳妮妖艳风流,尽管冯大牛身体强壮,随时都会和她弄事,可还感觉不够,在这事上就

    没个够,但她惧怕陈满堂家的村规民约,也惧怕冯大牛的拳头,一直不敢胡来。 ( 荒村野欲:那些疯狂偷情的岁月 http://www.qqxs2.com/10/10276/ 移动版访问: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千千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qqxs2.com